<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非機主開戶、異常話費欠費的民事歸責及對策

    2008-08-08    作者: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 游植龍律師 ?    瀏覽數:9,732

    (本論文榮獲廣州市律師協會二OO七年度理論成果二等獎)

    面對激烈的競爭,吸引用戶、增加用戶群也就成為電信經營企業增加競爭力的一大手段,但與此同時,惡性欠費、不良欠費也隨之日益嚴峻,據統計,我國電信用戶欠費已經超過二百億。其中,用戶與電信經營企業的欠費責任糾紛占著相當大的比重,尤其以非機主本人開戶、異常巨額話費欠費責任糾紛為甚,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重視。

     

        一、非機主開戶電信欠費的責任承擔及對策

        按照電信經營企業現有的開戶操作規程,申請開戶應由用戶本人提供身份證并簽署申請;如委托他人代辦的,應提供委托人、被委托人身份證原件,由被委托人以委托人名義簽署申請。在機主(本文指電信服務開戶申請單上顯示的申請人)本人簽署申請的情況下,電信欠費由機主承擔責任顯然無可爭議。但在非機主本人簽署申請的情況下,一旦機主拒付欠費,問題也就復雜得多。

    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民事訴訟原則,電信經營企業應提供證據證實開戶確是機主本人的意思表示,或機主存在著明顯的過錯,否則,電信經營企業將自行承擔欠費的損失。而此時,電信經營企業所能提供的往往只有一張非機主本人簽署的申請單及機主身份證復印件,這對電信經營企業將很不利,因為:

    首先,申請單并非機主本人簽署,在其本人否認委托開戶的情況下,毫無意義。縱使還能提供行為人的身份證復印件及證實該簽名是行為人所簽署,但缺乏了機主的授權委托書,也不能證明代理開戶行為的成立。就算是機主的近親屬如父母、兄弟、子女甚至于配偶簽署的開戶申請,也不能視為行為人有代理權,因為并沒有直接的法律依據和充分的理由認為這種近親屬的單方行為能代表機主本人的意思,從而屬于《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表見代理的情形。并且,在非機主本人簽署的開戶申請單中,開戶人簽名欄中往往簽署的是機主的姓名,而不是行為人本人的姓名,這并不符合代理行為的法律特征,代理行為更無法成立。

    其次,身份證復印件如此廣泛地應用于日常生活之中,銀行開戶、申辦證照、查詢資料、賓館住宿、人事檔案,均會留下身份證復印件,獲得一個人的身份證復印件已是如此地容易。以機主的身份證復印件為據認為開戶是機主的意思表示顯然不能令人信服,也不能因此而推斷出機主有過錯。也許電信經營企業會說,存檔的身份證復印件都是以機主的身份證原件即時復印的,可能事實上確是這樣,但是,又有什么證據能證實呢?我們不能以事實上有這種做法就推定該機主開戶之時也是提供了身份證原件,這是應當明確的。更何況,縱使開戶時確有機主的身份證原件,也不能因此而認為機主必然承擔欠費責任。

    有一種觀點認為,根據《居民身份證條例實施細則》規定,“公民遺失居民身份時,應當立即向公安機關報告”,“公民應當隨身攜帶并妥善保管居民身份證”,因居民沒有妥善保管身份證而遺失、被盜,在遺失、被盜后沒有立即向公安機關申報,而致被他人以該身份證開戶,存在著明顯的過錯,應承擔欠費的民事責任,該觀點往往還以失主向公安機關報失的時間作為區分是否承擔民事責任的界限。筆者認為,此種說法并不成立。身份證遺失或被盜,機主雖然存在著一定的疏忽大意,但這種過錯并不必然導致欠費的產生,與欠費的產生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產生欠費的關鍵在于電信經營企業審查不嚴的過失,行為人以機主的身份證簽署申請、要求電信經營企業提供電信服務時,電信經營企業沒有謹慎履行其審查行為人身份的義務,而與之訂立電信服務合同提供電信服務,正是因為電信經營企業本身的過錯,才導致欠費的產生,電信經營企業本身的過錯才是因,應自行承擔責任。從另一角度看,在公安機關的身份證管理信息與電信經營企業還未存在資源共享的現有狀況下,失主的報失與否并不對欠費產生任何實質性的影響,失主向公安機關的報失并不能阻止行為人去簽署電信服務申請從而避免電信服務合同的成立,因為行為人之申請并不受失主是否報失所左右,也無法預知失主是否報失;失主向公安機關的報失也不能減少電信欠費的損失或避免該損失的擴大,因為電信經營企業并不會向公安機關核實該身份證的有效性,同樣也無法預知失主是否報了失。故而,是否報失不能作為機主是否承擔責任的區分標準,不能將電信經營企業自身的過錯所導致的損失及其應負的責任轉嫁到機主身上。

    實際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擾亂電信市場管理秩序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虛假、冒用的身份證件辦理入網手續并使用移動電話,造成電信資費損失數額較大的,以詐騙罪定罪處罰。電信經營企業作為受騙者,在行為人不能償還的情況下而產生的資費損失,電信經營企業將自食苦果。

    由此可見,在非機主本人簽署申請的情況下而產生的欠費,僅憑機主的身份證復印件并不能要求機主承擔民事責任;而有了機主的身份證原件也未必可要求機主承擔民事責任。當然,也不能因此而認為電信經營企業對此將束手無策。一方面,積極取證,如果能證實該欠費的產生確由機主出借身份證所造成,或者該電信欠費實際上由機主本人使用所致,或者機主如以提供自己的銀行帳戶償還欠費等方式追認的,此時,機主應承擔民事責任。另一方面,提高管理水平,從源頭上堵塞漏洞,以避免欠費糾紛的產生,具體可考慮采取如下措施:

    1、增強員工的身份證件鑒別、識別能力,讓冒名開戶者無法得逞。

    2、加強與身份證管理部門的溝通,實現資源共享,以便核實身份證件的真實性和有效性。在電信經營企業實行查詢核實的情況下,如機主身份證件被盜或遺失而因機主未能及時報失致使電信經營企業不能發現的,此時則可追究機主的民事責任。

    3、在機主委托他人辦理的情況下,應由其出具授權委托書,為保證該授權委托書的真實性,應經公證處公證或律師見證。

    4、采取措施固定開戶時行為人確已提供了機主身份證原件的事實。僅憑身份證復印件無法推定機主的過錯,但如能證實開戶時確提供了機主的身份證原件的,在沒有被盜或遺失的情況下,即可推定機主出借或授權他人開戶,從而要求機主對欠費承擔責任。而證明開戶時確已提供了身份證原件的方式,可以由公證人員公證或律師見證存檔的身份證復印件確由原件直接復印,也可嘗試由工作人員直接復印后由開戶人在復印件上寫明與原件無異,由其他在場人簽名并將此全部過程錄像。

    5、事后確認。在開戶后可按身份證件上的地址給機主發出確認函,要求機主再次予以確認,一可增加確認機主開戶真實性的材料,二可讓機主及時發現問題,避免損失的擴大。

    電信經營企業也許會認為上述措施將會給用戶開戶增加難度,繁雜的手續會將客戶推向其他競爭對手,不利于爭取客源,針對此問題,可由電信經營行業協會或電信管理部門制定統一的操作規程和開戶手續,使各電信經營企業處于同一起跑線上,讓冒名者無空可鉆。

     

    二、異常巨額話費的責任承擔及對策

    互聯網上的用戶在瀏覽不良網站時因點擊聯接、下載軟件而致二次撥號或自動撥叫國際號碼,或者被暗中“劫持”了與計算機的連接,被引入國際長途電話系統中;話機用戶在不了解各類信息服務價格的情況下而撥打或家庭成員中未成年人暗中撥打各類價格昂貴的交友熱線、信息服務熱線;座機、手機被孖機、被盜打。凡此種種的網絡陷阱、不良網站、各種電話服務信息的泛濫和興起,盜打行為的猖獗,使用戶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產生了巨額的異常話費,使用戶防不勝防。此種巨額異常費用的產生,用戶往往存在著一定的過錯,其責任承擔又是如何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第三十四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電信用戶出現異常的巨額電信費用時,電信業務經營者一經發現,應當盡可能迅速告知電信用戶,并采取相應的措施。”“前款所稱巨額電信費用,是指突然出現超過電信用戶此前三個月平均電信費用5倍以上的費用。”據此,對于超過電信用戶此前三個月平均電信費用5倍以上的異常巨額費用,電信經營企業一經發現,則負有告知用戶的法定義務。如因電信經營企業沒有履行此告知義務,致使用戶沒有及時發現而致損失繼續擴大的,根據合同法及民法通則的相關規定,存在過錯以及沒有履行合同義務的電信經營企業應當對用戶損失的擴大部分,也即應當告知時之后的異常費用承擔賠償責任,也就是說,在用戶未繳交費用的情況下,電信經營企業應對該費用自行承擔責任。雖然,電信用戶此時存在著一定的過錯,或不盡注意義務,或不盡監管義務,但因電信經營企業應負的是法定告知義務,如果電信經營企業履行了其告知義務,則用戶完全可避免損失的擴大。當然,“應該告知時”之后的用戶明知而產生的正常話費,應由用戶承擔。

    而“一經發現”,電信經營企業應當是積極而非消極地去履行對用戶話費情況異常的這一發現義務,從時間角度上,“應當告知時”最遲不得遲于法定的或電信經營企業自定的每月話費結算日,因為此時電信經營企業已經足可發現電信用戶的話費異常情況。以現有技術水平和技術設備而言,相當多的電信經營企業已可利用一定的程序和措施對用戶話費進行實時的監控,例如廣州市電信局就曾實行實時監控措施,對某些地區的住宅電話話費突然為平時數倍以上的用戶話機進行單停(不能撥出只能打入),此時,電信經營企業的“應當告知時”就應當是用戶話費超過其此前三個月平均電信費用5倍的費用之時,而不是每月話費結算日。

    而被盜打或孖機所產生的費用,在最高人民法院 2003 4 1 公布的“南海市郵電局訴崔立新欠付電話費糾紛案”案例中,法院認為:電信線路的保護、管理、維修等工作,應當由電信部門承擔;電信部門應當根據與客戶簽訂的郵電通訊服務合同及時維護好線路,以便為客戶提供良好的通訊服務;在用戶戶外的電話線路設備上發現了被他人盜打電話留下的痕跡,這些設備屬于南海市郵電局所有和管理范圍,因此被盜打電話所造成的損失,在盜打電話案偵破之前,應當由南海市郵電局負擔。這里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因被盜打和孖機所產生的話費損失,很大程度上將由電信經營企業自行承擔。

    作為電信經營企業,為避免上述異常巨額費用的產生和因此而產生的資費糾紛,可考慮的對策包括:引進先進的技術、設備和管理觀念,加強線路設備的維護管理,加強監視和防盜技術、管理措施,實行實時監控,事先取得用戶的各種聯系方式和聯系途徑,在發現異常情況后及時迅速告知用戶,并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如在一定情形下實行“單停“(為避免糾紛的產生,可在與用戶的服務合同中取得用戶的明確授權),從而防患于未然。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