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經營互聯星空業務如何減少被訴風險

    2008-08-11    作者: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 蔡海寧律師、陳稚華律師 ?    瀏覽數:11,244

    (本論文榮獲廣州市律師協會二OO七年度理論成果二等獎)

    互聯星空業務最近兩年涉及訴訟的情況較多,這些訴訟屬于同類型的案件,主要是互聯星空網站上載有由內容提供商(SP)提供的涉嫌侵犯第三人版權的歌曲或電影作品,著作權人將內容提供商與網絡服務提供商廣東電信作為共同被告訴至法院,但相當部分的案件都是雙方和解(注:一般為SP與著作權人協商和解)后確定賠償數額,原告撤訴而終結,這樣的訴訟對僅僅提供平臺的網絡服務商帶來的不僅僅是時間金錢的損失,更重要的是聲譽、商譽方面的損失,實際上這樣的訴訟完全可以經過相應的程序而消滅于訴前和解中。結合2005530日實施的《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以及200671日實施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筆者就這類訴訟案件來談談互聯星空業務中網絡服務商如何減少被訴的法律風險。

    案件一、上海步升音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廣東電信(廣東省電信有限公司)、江蘇電信(江蘇省電信有限公司)及寧波成功多媒體公司。上海步升的提起的相關有三個,第一個起訴廣東電信、江蘇電信及寧波,勝訴;第二個為起訴廣東電信及寧波,勝訴;第三個原在準備起訴階段,現經過協調,由寧波成功多媒體公司賠償上海步升公司十五萬元,已起訴的案件全部撤訴,未起訴的也不再追究。

    案件二、廣東中凱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訴廣東省電信有限公司及深圳鴻波公司電影侵權案。原告要求賠償金額8.678萬元。現鴻波公司與中凱公司達成合作協議,不再單獨計算賠償金額,原告撤訴。

    案件三、(香港)鐳射發行有限公司訴廣東電信及上海優度寬帶科技有限公司案。原告要求賠償金額8.998萬元。達成和解協議后原告撤訴。

    案件四、廣東中凱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訴廣東電信及上海新華電信科技有限公司電影侵權案。原告要求賠償金額8.67萬元。目前,新華電信科技有限公司也與原告達成和解協議,原告正在辦理撤訴。

    案件五、南京紫金山影業有限公司委托江蘇維世德律師事務所律師于200684日來函稱廣東省電信有限公司侵犯其電視劇《半路夫妻》、《血色誓言》、《對決》著作權事宜,要求廣東電信移除該劇并賠償損失。

    案件六、東風衛視集團于2006811日及816日來函稱廣東省電信有限公司侵犯其電視節目《桃色蛋白質》、《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著作權事宜,要求廣東電信移除該劇并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及侵權賠償責任。

    案件七、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委托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律師來函稱廣東省電信有限公司侵犯其電視劇《大宋提刑官》著作權事宜,要求廣東電信移除該劇并賠償損失。

    從上述案例來看,網絡服務商經營互聯星空業務過程中受到影視產品的著作權人主張權利的情況是不可規避的經營風險和法律風險,這是因為網絡服務商提供了一個平臺供內容提供商上載電影、電視、音樂作品等內容,從著作權人的角度來看,SP始終是小公司,為確保其著作權獲得更好的保護和得到最大的賠償,將網絡服務商和內容提供商一并告上法庭無疑是最為穩妥的做法。但內容都是SP負責開發并提供的,電信主要責任是提供并維護網絡傳輸平臺,SP提供的內容所涉及的版權問題,應該由SP承擔責任,實踐中也是由SP去賠償著作權人的損失,在這個程度上說,網絡服務商連帶被訴有些“無辜”。

    作為提供網絡平臺的網絡服務商,廣東電信為避免訴訟已經對SP提供的內容進行了較為嚴格的授權文件檢查。據互聯星空業務有關負責人介紹,廣東電信在與SP合作之前,都會事先進行審核SP資格、審核其提供的內容等一系列相關程序,才與符合手續規定的SP簽訂合作協議。但是由于SP在網絡上提供的各種內容需要不斷更新,可能會難以避免地發生SP在網絡平臺上提供了侵犯他人著作權的內容,鑒于人力和企業運營成本有限,廣東電信難以花費大量精力逐一監督和實時查實,這正是引發訴訟案件的導火線。

    此外,即使在各省互聯星空網站上,無一例外聲明“本(欄目、頻道等)內容由SP提供,中國電信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但從近兩年的關于互聯星空的的涉訟案件看來,著作權人無一例外都將中國電信列為被告之一,這是因為在著作權人看來,作為網絡服務商的電信有義務審核加載其上的文件的版權問題,可見 “免責聲明”并沒有發揮其設想中的作用。

    電信目前的做法是在與合作方SP簽定合作協議中約定SP必須保證其提供的內容合法并承擔法律糾紛責任。如引起電信任何損失,均由合作方予以賠償。并且,在出現糾紛時電信會暫扣合作方分成款不予結算,待糾紛解決后結算。如引起電信損失,電信將直接用分成款抵扣。但是即使電信在協議里面將自己定位成“網絡服務提供商”,但由于“互聯星空”里面的“星空影院”、“星空劇場”等對SP的內容是經過整合的,因此在上述糾紛中,電信很難免責。而對于通過財務結算來迫使SP解決這個方法,雖然目前來說效果比較好(都由SP自行與著作權人協商解決),但存在一個問題,即萬一出現電信與SP合作已經終止權利人再來起訴的情況,則很難保證SP能承擔責任。

    但是,從去年530日開始實施《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以及200671日開始實施《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后,上述網絡服務商被動應訴的情況應該有所改變,一方面上述網絡法規在一定程度上為打擊互聯網侵權盜版活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而另一方面,該辦法對著作權人主張互聯網著作權的同時,也予以程序上的限制,著作權人不能如以往那樣隨意地起訴網絡服務商和內容提供商。

    在廣東電信收到上述案件五、六、七的著作權人的函件時,廣東電信依據《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第五條、第八條的規定以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十四條規定,回復律師函要求著作權人重新發出符合規定的通知,通知應包含以下內容:(一)涉嫌侵權內容所侵犯的著作權權屬證明;(二)明確的身份證明、地址、聯系方式;(三)要求刪除或者斷開鏈接的侵權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名稱和網絡地址;(四)侵犯著作權的相關證據;(五)通知內容的真實性聲明。

    實際上,上述案件五、六、七中,著作權人初次發出的通知都無法達到法律規定的要件,因此廣東電信無法從其發出的通知確認其著作權的真實性。但為表示對著作權人的權利的保護和尊重,雖然著作權人的來函不符合上述法律規定的通知形式,廣東電信仍將其所指侵權事宜轉告有關內容提供商,請著作權人與內容提供商聯系協商,或根據有關規定提供符合法律規定的通知。

    從上述幾個案子可以看出,廣東電信堅持網絡服務提供商的定位以及以上述方式處理著作權人的賠償主張的方法是正確的,因為自電信回復律師函后,皆沒有發生上述著作權人起訴事宜,著作權人都直接與內容提供商協商賠償或支付使用費事宜,這樣極大地減少了廣東電信被訴的法律風險。

    但仍有個別未經發函即起訴的特例,事實上,這種并經發送移除通知即向網絡服務商起訴的做法是無法獲得法律支持的,這是根據《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第十二條:“沒有證據表明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明知侵權事實存在的,或者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接到著作權人通知后,采取措施移除相關內容的,不承擔行政法律責任。”《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二條也有類似的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為服務對象提供信息存儲空間,供服務對象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并具備下列條件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三)不知道也沒有合理的理由應當知道服務對象提供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侵權;(五)在接到權利人的通知書后,根據本條例規定刪除權利人認為侵權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同條例第二十三條:“網絡服務提供者為服務對象提供搜索或者鏈接服務,在接到權利人的通知書后,根據本條例規定斷開與侵權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鏈接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明知或者應知所鏈接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侵權的,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

    綜上,《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以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實施后,網絡服務商之被訴風險已被極大的減少,而且目前法律對網絡服務商規定的法定義務和與此相適應的法律責任都是較輕的。只要接入服務商沒有侵權的故意,而且其所提供的網絡服務只是作為侵權信息的“傳輸管道”,而且接到權利人發出的符合法律要求的移除通知后移除有關侵權作品,網絡服務商就不承擔侵權責任。因此在收到移除通知后,網絡服務商一般都會采取移除措施從而避免被起訴的風險。即使有個別權利人未經移除通知,即將網絡服務商作為共同被告被訴至法院,被判承擔責任的情況也是個別的。但是可以預見到,未來法律發展的方向將會是對網絡服務商設置擔更多的法定義務,因此如何避免因政策變更而被起訴是經營互聯星空業務中一直都必須考慮的重要環節。

    首先,對SP設置訴訟風險保證金是可以考慮采納的做法,這樣既提醒了SP潛在被訴的風險,亦為SP設置了其對提供文件的著作權的審查義務,該筆訴訟風險保證金可以與訴訟時效掛鉤,這樣就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電信與SP合作已經終止權利人再來起訴的情況”造成的損失。

    其次,從幾例訴訟的情況來看,原告的起訴目的無一例外是追討使用費,如果在電信與SP的合作協議上設置此類情況的處理方式以及雙方的義務,使之成為一種模式,那么即使這樣的條款不具有對外的效力,但是也能迅速將可能產生的訴訟熄滅在訴前的和解中。

    再次,網絡服務商可以在互聯星空顯要位置設置“著作權人權利主張”入口,將著作權人直接引向SP,一方面加強SP審查作品使用權的意識,另一方面弱化網絡服務商在著作權人與SP之間著作權糾紛的地位和作用,從而節省了時間和精力,也減少了涉訴的風險。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