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葉佳修與東莞卡拉OK歌廳著作權侵權糾紛系列案

    2011-04-14    作者:廣東三環匯華律師事務所 劉孟斌、寧崇怡 ?    瀏覽數:17,299

    (本論文榮獲廣州市律師協會二O一O年度理論成果二等獎)
       
    裁決要點:
    案件的裁決要點在于卡拉OK歌廳是否侵犯葉佳修的署名權和復制權。

    案件索引:
    葉佳修與東莞山莊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43號
    二審:(2010)粵高法民三終字第67號

    系列案件:
    葉佳修與東莞市好歌娛樂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44號
    二審:(2010)粵高法民三終字第66 號

    葉佳修與東莞市好歌娛樂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41號
    二審:(2010)粵高法民三終字第68號

    葉佳修與東莞市裕龍酒店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39號
    二審:(2010)粵高法民三終字第69號

    葉佳修與東莞市銀豐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38 號
    二審:(2010)粵高法民三終字第70 號

    案件介紹:
    2008年,著作權人葉佳修對東莞山莊、東莞市好歌娛樂有限公司、東莞市裕龍酒店、東莞市銀豐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等廣東省東莞市多家卡拉OK歌廳提起侵犯著作權訴訟。這一系列的案件在案件事實、爭議焦點和裁判結果等方面均具有同一性。案件處理過程中涉及詞曲作品和音樂電視作品的著作權如何區分和行使、卡拉OK歌廳在其使用的音樂電視作品涉嫌侵權時所應承擔的責任形式等多個疑難問題。這一系列案件頗具典型性,所爭議的焦點問題非常值得探討。下文以葉佳修與東莞山莊著作權侵權訴訟案為例進行案件評析。

    上訴人(一審被告):東莞山莊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葉佳修
    被上訴人(一審第三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葉佳修是臺灣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仲介協會”會員,是《流浪者的獨白》 、《再愛我一次》 、《秋意上心頭》 、《走味的咖啡》 、《伸手等你牽》、《愛情莎吻哪啦》 、《酒是舞伴你是生命》等22首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葉佳修將上述22個作品的著作財產權中的“公開播送權”、“公開演出權”及“公開傳輸權”交由“中華音樂著作權仲介協會”行使,保留“重制權”。葉佳修于2008 年7月10日授權吳錫堅進行調查取證、起訴等維權活動。2008年10月9日,吳錫堅轉委托東莞市冠誠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代為調查取證及提起訴訟。2008 年12月23日,代理人與公證人員到東莞山莊315 房對《赤足走在田埂上》、《流浪者的獨白》等22 首音樂電視作品進行了點播和攝像。葉佳修認為,東莞山莊侵犯了其22首音樂作品的著作權,遂向廣東省東莞市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追究東莞山莊的侵權責任。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東莞山莊于2007年5月與中國音像協會、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簽訂了《權利許可使用合同》,后者許可東莞山莊自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期間使用中國音像協會、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管理的音樂作品。1999 年7月,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與中華音樂著作權仲介協會簽訂《相互代表合同》,約定中華音樂著作權仲介協會與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相互授予其所管理音樂作品的表演權。葉佳修在庭審中指出,葉佳修并未將復制權授予中華音樂著作權仲介協會管理,因此即使東莞山莊與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簽訂協議,也因其將案涉作品復制進其點播系統和曲庫中,同樣實施了侵犯復制權和署名權行為。經一審法院釋明,東莞山莊向原審法院提供一份由廣州市堅度電腦系統有限公司與東莞山莊于2007 年11月9日簽訂的《東莞山莊增加電腦設備協議》 以證明其卡拉0K 設備及曲庫來源。但經原審法院再次釋明,東莞山莊無法提供廣州市堅度電腦系統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記資料。葉佳修及東莞山莊均同意追加廣州市堅度電腦系統有限公司為本案共同被告,但由于東莞山莊不能提供該公司的主體資料,一審法院對雙方的追加申請,不予準許。
    一審法院認為:一、葉佳修享有案涉22 首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二、東莞山莊侵犯了葉佳修的復制權和署名權,卡拉0K 歌舞廳利用VOD 點播系統及其曲庫對外提供點唱服務,其行為包括兩個部分:首先將案涉音樂作品以音樂電視的形式進行復制并存于曲庫中,然后透過VOD 點播系統及放映設備公開播送作品的表演,亦即包括復制和表演行為,東莞山莊通過與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簽訂協議從而獲得葉佳修作品的表演權,但由于葉佳修對“重制權”予以保留,東莞山莊沒有獲得復制涉案作品的權利。三、東莞山莊不能提供合同簽訂方廣州市堅度電腦系統有限公司的主體資料,無法認定該合同的真實性及其曲庫的合法來源,因此認定東莞山莊實施了侵權復制行為。四、由于公證光盤顯示的22 首音樂電視作品上有個別歌曲如《流浪者的獨白》等并未顯示葉佳修的詞曲作者身份,故對葉佳修的署名權也構成侵犯。因此,一審法院判決:一、東莞山莊于判決生效后立即停止使用葉佳修享有著作權的《赤足走在田埂上》等22首音樂作品,并將其在點播系統和曲庫中刪除;二、限東莞山莊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向葉佳修賠償包括合理開支在內的經濟損失人民幣46000 元;三、駁回葉佳修的其他訴訟請求。
    東莞山莊不服一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判令:1、撤銷原審判決,依法駁回葉佳修的訴訟請求;2、葉佳修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東莞山莊上訴訴稱:一、一審法院在審查原告起訴的主體資格方面有重大的疏忽,本案訴訟的提起和審理缺乏藉以啟動的原始基礎。二、公證取證行為及出證程序違法,《公證書》不能作為本案認定事實的依據。三、一審法院忽略了對制作音樂電視作品的音像出版社的審查,而將本應由音像出版社承擔的責任錯誤的歸責于作為播放者的上訴人,在事實審查和法律適用方面均屬不當。本案的音樂電視作品均明顯標記有音像出版社(即音樂電視作品的制作者)的標記或者名稱,分別是滾石唱片、金蝶豹、采風音像、影人、金馬音像、惠聚等十幾家,葉佳修追索詞曲作品的著作權已有明確的指向,不應錯誤地追究作為音樂電視作品的播放者即東莞山莊的責任。而且,本案葉佳修從未就其主張東莞山莊復制其詞曲作品提交任何證據證明,公證的錄像記錄的內容僅僅顯示了音樂電視作品的播放行為。而東莞山莊的播放行為已經得到合法的授權。四、一審法院在原被告同意追加視頻點播系統供應商為共同被告,被告提交了相關證據,原告已提交了《追加共同被告申請書》的情形下,仍然駁回雙方的申請,沒有對視頻點播系統供應商的調查,以致事實認定不清。五、一審法院將證明東莞山莊存在復制行為的舉證責任錯誤地倒置于東莞山莊,以致作出對東莞山莊不利的判決結果。按照民訴法“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葉佳修既然主張東莞山莊侵犯了其享有的復制權,就應對其主張負有舉證責任。葉佳修公證錄像的內容充其量僅能說明東莞山莊存在播放行為,不足以證明東莞山莊實施了復制行為。葉佳修上訴答辯稱: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結合一、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當事人的上訴及答辯意見,針對本案爭議的焦點,二審法院認為:一、葉佳修委托他人代為起訴及簽署起訴狀符合法律規定。二、東莞山莊雖然提出了異議,但沒有相反證據予以推翻,故《公證書》 可以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三、東莞山莊侵犯了葉佳修的署名權。東莞山莊在其經營場所供點播播放的《流浪者的獨白》 等22 首歌曲,是攝制在一定介質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無伴音的畫面組成,并且借助適當裝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傳播的作品,該作品即為《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即音樂電視作品。葉佳修作為案涉音樂電視作品的詞曲作者,享有署名權。東莞山莊在長期使用案涉音樂電視作品的過程中,明知其使用的音樂電視作品涉嫌侵犯他人署名權但仍然繼續使用,其行為已侵犯葉佳修的署名權。四、東莞山莊不侵犯葉佳修的復制權。《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對于音樂電視作品中的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而言,其在“單獨使用”音樂或劇本的時候才可以單獨行使其著作權。這種“單獨使用”系指將詞曲作品另行復制、發行或制作唱片等。而當音樂詞曲與編劇、導演、攝影等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時,該類似電影的作品的復制權由制片人享有,詞曲作者不能就電影作品來主張詞曲作品的復制權。因此,涉案音樂電視作品的著作權應由制片者享有,故葉佳修作為案涉詞曲作者,無權就案涉音樂電視作品行使復制、發行、放映等著作權,只能在另行單獨使用其詞曲作品時才能行使其著作權。五、考慮到一般消費者在東莞山莊的經營場所進行消費時,不是將音樂電視作品的畫面與詞曲分割開來使用,而是將音樂電視作品作為一個單獨的作品消費。而且,東莞山莊并非案涉音樂電視作品的制片人,其行為屬于在借助設備放映案涉音樂電視作品的過程中,知道音樂電視作品沒有表明葉佳修詞曲作者身份仍然使用案涉作品,且未署名歌曲共七首,過錯程度較小。在此種情況下,不宜認定東莞山莊承擔過重的民事責任。因此,二審法院判決:一、撤銷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東中法民三初字第243 號民事判決;二、東莞山莊于本判決生效后立即停止侵犯葉佳修《流浪者的獨白》 、《再愛我一次》、《秋意上心頭》、《走味的咖啡》、《伸手等你牽》、《愛情莎吻哪啦》 、《酒是舞伴你是生命》等七作品的署名權的行為;三、限東莞山莊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向葉佳修賠償包括合理開支在內的經濟損失人民幣5000元。四、駁回東莞山莊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評析:
    本案為詞曲作者與卡拉OK歌廳之間的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主要涉及以下幾個焦點問題:
    一、卡拉OK歌廳在其經營場所所供點播播放的帶一系列伴音或無伴音畫面的歌曲作品是詞曲作品還是音樂電視作品。
    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在本案的事實認定方面,對于卡拉OK歌廳所播放的作品的性質定性不同。一審法院混淆了詞曲作品和音樂電視作品的界限,將本案卡拉OK歌廳播放的音樂電視作品錯誤地等同于詞曲作品本身,因此,得出卡拉OK歌廳侵犯了詞曲作品作者的著作權的錯誤結論。
    音樂作品是指歌曲、交響樂等能夠演唱或者演奏的帶詞或者不帶詞的作品;音樂電視作品是指以音樂為題材,是攝制在一定介質上,將音樂詞曲與編劇、導演、攝影等結合一起形成一個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式創作的作品,即《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
    從本案葉佳修提供的《公證書》所附的光盤內容看,所播放的明顯是由一系列有伴音或無伴音的畫面組成,并且借助適當放映或者其他方式傳播的作品,即音樂電視作品,而非詞曲作品本身。因此,二審法院將涉案作品重新界定為音樂電視作品是正確的。
    二、詞曲作品的著作權和音樂電視作品的著作權如何區分和行使,詞曲作品未經授權被制作成音樂電視作品后,詞曲作品的著作權人應向誰主張侵權責任。
    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是詞曲作者;音樂電視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人享有,編劇、導演、攝影、作詞、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權和向制片人取得報酬。當詞曲作品被制作成音樂電視作品后,當使用者是整體地使用音樂電視作品的,詞曲作品著作權人是無權直接向使用者追索詞曲作品的著作權的,電影作品和類似電影拍攝的作品已根本切斷了電影作品中使用的詞曲作者向電影作品和類似電影拍攝點的作品使用者追索著作權的權利。如果詞曲作品的著作權人認為其作品被違法制作成音樂電視作品的,那么也應向音樂電視作品的制片人主張權利。
    根據《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對于音樂電視作品中的音樂作品的作權人而言,其在“單獨使用”音樂或劇本的時候才可以單獨使用其著作權。這種“單獨使用”系將詞曲作品另行復制、發行或制作唱片等。
    在本案中,卡拉OK歌廳明顯只是提供音樂電視作品的點播服務的,即是對音樂電視作品整體地放映和表演,并非單獨使用詞曲作品,因此,作為詞曲作品的著作權人葉佳修不應直接向卡拉OK歌廳追索著作權的財產權利。
    三、卡拉OK歌廳和音樂電視作品的制片人誰實施了詞曲作品的復制行為。
    根據常識,卡拉OK歌廳一般只是提供作為成品的音樂電視作品的播放和表演服務,而音樂電視作品是以確定的音樂作品為基礎,以電視劇部分情節或演唱者表演為主體,通過表演及場景的布置、切換等表達對音樂的理解和感受,包含了導演、攝影、錄音、剪輯、合成等多方面的創造性勞動,其專業性、高投資的特點決定了不可能由卡拉OK歌廳來完成,只可能由制作音樂電視作品的唱片公司完成。如果存在對詞曲作品的非法復制行為,那么也應當是在制作音樂電視作品的過程中,由唱片公司完成的,詞曲作品的著作權人要追究侵犯其復制權行為的法律責任,也應向唱片公司主張,而非音樂電視作品的使用者。而且,按照行業作法,將音樂電視作品錄入視頻點播系統的行為也是由視頻點播系統設備制造商完成,卡拉OK歌廳只是購買設備進行使用,因此,無論是音樂作品還是音樂電視作品的復制行為都不可能是卡拉OK歌廳完成的。
    本案的音樂電視作品均明顯標記有音像出版社的標記或者名稱,分別是滾石唱片、金蝶豹、采風音像、影人、金馬音像、惠聚等十幾家,因此,葉佳修主張其復制權受到侵犯,那么應直接向這些音像出版社主張其權利。而且,從《公證書》內容也可以看到,葉佳修提交的錄像中所訴稱的不同卡拉OK歌廳播放的音樂電視作品的版本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因此,更證明了音樂電視作品不可能是東莞山莊獨自錄制完成,而是來源于第三方——音像出版社,東莞山莊不存在復制或制作葉佳修的詞曲作品的行為。關于本案VOD點播系統的供應商,東莞山莊也已提供了來源,即廣州市堅度電腦系統有限公司。一審法院在事實認定方面,明顯忽略了《公證書》所附光盤本身載有的音像出版社的信息和VOD點播系統供應商的信息,錯誤認定東莞山莊實施了復制行為,二審法院在判決時糾正了這個錯誤,認定東莞山莊不構成對葉佳修復制權的侵犯。
    四、卡拉OK歌廳所播放的音樂電視作品中詞曲作者是否已署名是否負有審查的義務。
    二審法院根據葉佳修提供的光盤內容顯示,部分歌曲未表明葉佳修的詞曲作者身份,認為東莞山莊在長期使用涉案音樂電視作品的過程中,明知使用的音樂電視作品涉嫌侵犯他人署名權但仍然繼續使用,從而認定東莞山莊構成對葉佳修《流浪者的獨白》、《再愛我一次》、《秋意上心頭》、《走味的咖啡》、《伸手等你牽》、《愛情莎吻哪啦》、《酒是舞伴你是生命》等七個作品的署名權的侵犯,并判賠一定金額款項。
    這里便引發一個問題,卡拉OK歌廳是否有義務對所使用的音樂電視作品的詞曲作者署名問題負有審查義務。對此,筆者持不同于二審法院的觀點。著作權法第十條規定,著作權人享有署名權,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權利。對作品署名權的行使,可以分為主動行使和被動行使的情況。所謂主動行使指作者在發表作品時署真實姓名、筆名、或不署名,被動行使是指制作者或出版者在制作的公開發行的出版物上如實署上作者的姓名。但是,無論是主動署名還是被動署名的情況,都是發生在將作者創作的作品固化在一定載體的制作過程中,而不是發生在包含作品在內的載體的傳播和使用的過程中。由于卡拉OK歌廳不可能參與音樂電視作品的制作過程中,無法決定對音樂電視作品的詞曲作品作者是否署名和如何署名,因此,法院認為卡拉OK歌廳對所使用的音樂電視作品中的詞曲作品是否已署名負有審查和注意的義務,明顯加大了卡拉OK歌廳的義務,顯然不合理。首先,正如前面所說,卡拉OK歌廳不參與制作,無決定權;其次,對于正在使用的作品,如有詞曲作者未署名或者錯誤署名的情況,卡拉OK歌廳也無從知道到底是詞曲作者選擇不署名的方式,或者真正的詞曲作者是誰,卡拉OK歌廳也不具備能力去調查核實,因此,將是否已署名或正確署名的審查義務強加于卡拉OK歌廳是明顯不合適的。
    五、卡拉OK歌廳的審查義務和提供涉嫌侵權作品合法來源的義務。
    作為音樂電視作品或者音樂作品的主要使用者,卡拉OK歌廳難道不承擔任何責任和義務嗎?筆者認為,卡拉OK歌廳還是應當負有一定的義務的,包括合理的審查義務和提供涉嫌侵權作品的合法來源的義務。
    關于卡拉OK歌廳的審查義務。筆者認為可以借鑒《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十四條和第十五條的有關規定,即在著作權人提供權利證明和發出刪除侵權曲目的通知后,卡拉OK歌廳核實著作權人的資料后,應當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刪除有關涉嫌侵權的歌曲,如拒不配合的,須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
        關于卡拉OK歌廳的使用涉嫌侵權作品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的問題。筆者認為可以借鑒商標法和專利法等知識產權法律的類似規定,例如,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規定:“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說明提供者的,不承擔賠償責任”,專利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為生產經營目的使用或者銷售不知道是未經專利權人許可而制造并售出的專利產品或者依照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能證明其產品合法來源的,不承擔賠償責任”,即在涉及著作權侵權訴訟時,作為作品的使用者,如果卡拉OK歌廳能提供涉嫌侵權作品的合法來源時,比如音像出版社信息或VOD點播系統供應商信息時,卡拉OK歌廳只應承擔停止使用侵權作品的義務,但不應承擔賠償責任。這樣,才能體現合理和公平。
       
    結束語:
    卡拉OK歌廳是依賴音樂作品和音樂電視作品進行經營的企業,是音樂作品和音樂電視作品的主要使用者。由于卡拉OK歌廳使用歌曲數量巨大,要求卡拉OK歌廳取得每一個唱片公司和詞、曲作者的授權或要求某個權利人向每一個卡拉OK歌廳發放授權都是不現實的。《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的出臺,為作品的使用者和著作權人搭起了橋梁,卡拉OK歌廳向中國音像協會和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支付著作權使用費,由協會向各自代表的權利人分配使用費是溝通權利人和使用者、解決版權問題的較好途徑。對于卡拉OK歌廳而言,在其加入協會,簽訂了《權利許可使用合同》之后,享有何種權利,是否可以減少訟累,也是眾多卡拉OK歌廳所深切關注的問題。
    本案的處理較好地回答了卡拉OK歌廳所播放的作品性質如何界定、詞曲作者的權利范圍以及卡拉OK歌廳的審查義務和責任形式等各方面問題,對于詞曲作者如何針對卡拉OK歌廳進行維權也具有一定的規范和引導作用。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