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获奖论文

                                未成年人拒绝辩护的后果以及救济制度

                                2014-10-26    作者:广东华之杰律师事务所 李金铭    浏览数:5,793

                                本文荣获二〇一三年度理论成果奖三等奖

                                         未成年人是我们祖国的未来,关系到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个群体于我们而言应该是很美好的存在,可如今我们在报纸上却能频繁的看到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新闻,而今它显然也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严重社会问题。针对近年来青少年犯罪率的不断攀升,我们在一方面需要从预防方面着手,剖析未成年人的犯罪心理,防范于未然;另一方面,面对已经犯下错误的未成年人我们也需要在法律层面对他们予以帮助,让他们在违法必究的同时能够得到救济。可是现实生活中,由于未成年人心理处在转型期或者断乳期,过于追求自我,往往会出现拒绝辩护或者不配合辩护律师等行为,不仅影响了自我的未来发展,同时也影响了整个诉讼,下面笔者就未成年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拒绝辩护的后果以及救济制度进行阐述。

                                辩护是针对指控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和理由,证明自己无罪、罪轻、减轻、免除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辩护人,对于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由法援机构指派律师,且《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未成年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该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而未成年拒绝辩护是指被告人针对指控、控诉,放弃反驳、辩驳的权利,包括拒绝自行辩护、拒绝监护人委托的辩护人及拒绝法院指定辩护人三种。

                                (一)未成年人拒绝自行辩护

                                自行辩护是指,被告人(犯罪嫌疑人)自己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所进行的辩护活动,这种形式的辩护是贯穿了整个诉讼过程的始终,虽然未成年人拒绝辩护是自己的意志自由,而司法机关也不得将其沉默或者拒绝作为其有罪的证据,但是自行辩护作为一种直接的言辞证据,对最后的定罪量刑有着一定的影响。因此,从此处就可以看出,未成年人拒绝自行辩护等于就是放弃了一次自己维护自己权益的机会。在实践中,拒绝自行辩护的理由可能有很多,除了是因为抵触心理的不配合,还有可能是因为知晓自己行为能力的欠缺,自身言语等表达能力不够成熟,寄托于委托辩护等,害怕自行辩护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但笔者认为虽然我国辩护的方式不只自行辩护一种,但是自行辩护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认罪态度,绝对会影响着法官对未成年人的定罪量刑。如果未成年人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皆不进行自行辩护,那我们应该通过监护人为其委托辩护人,或者司法机关指定辩护人为其进行辩护,以保证对未成年人权利最好的救济与保护。

                                (二)未成年人拒绝委托辩护

                                《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下列的人可以被委托为辩护人:①律师;②人民团体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的人;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监护人、亲友。且第三十三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被告人有权随时委托辩护人。由此可见,在我国的法律中,现已经给予了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从尚在侦查机关就可以委托辩护的机会。对于未成年人拒绝辩护我们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①、辩护人本身不享有辩护权。如果未成年人被告人认为其委托的辩护人,不能很好履行辩护职责,维护其合法权益,理应享有拒绝辩护人继续为其辩护另行委托辩护人的权利。因此,《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可以拒绝辩护人继续为他辩护,也可以另行委托辩护人辩护。因此,被告人拒绝委托辩护人为其继续辩护和被告人委托辩护人为其辩护人一样,都是对自己享有辩护权的处分,应当由被告人自行决定。由于未成年人才是案中人,只有他们才最了解案件的始末,而由于不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一般都是由父母为其委托律师,而未成年人拒绝委托辩护,有可能是对自己辩护权更好的保护。而司法机关也赋予了他们拒绝辩护人为其辩护并另行委托的机会。

                                ②、从另一方面来讲,同消极地拒绝自行辩护一样,未成年人由于心理的不成熟或者某些极端的想法,拒绝委托辩护很有可能是自我放弃的一种表现,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的是为其委托辩护的监护人及委托的辩护人,对未成年人进行开导,不排除委托心理医生对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因为此时自暴自弃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及时的进行修正,就算有之后的指定辩护,未成年人依旧会是不配合,对其未来的发展也是极其不利的。而律师在整个诉讼中的作用是不容小觑的,也绝对是自行辩护及其他近亲属监护人等辩护所不能比拟的,律师可以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提供咨询、代理申诉、代理控告、申请取保候审, 有效地防止侦查人员对其刑讯逼供、变相拘禁等违法行为,同时可以消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不必要的心理恐惧和精神紧张。而对委托辩护的放弃,无疑不利于刑事诉讼的正常进行。

                                (三)未成年人拒绝指定辩护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七条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在《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中第四百八十一条规定,未成年被告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当庭拒绝辩护人辩护的,要求另行委托辩护人或者指派律师的,合议庭应当准许。重新开庭后,未成年被告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再次当庭拒绝辩护人辩护的,不予准许。重新开庭时被告人已满十八周岁的,可以准许,但不得再另行委托辩护人或者要求另行指派律师,由其自行辩护。上述规定实质上是强制辩护制度,也称必要辩护制度。指定辩护是一种强制性规范,即这种辩护一经法院指定,就具有强制辩护的效力,被指定的辩护人不能随意拒绝为被告人进行辩护,而基于辩护权的性质,辩护毕竟是被告人的权利而不是义务,既然是权利,那么被告人就有权放弃这一权利,拒绝指定辩护人为其辩护,但这一放弃必须以被告人神志清醒、具有健全的感觉系统和正常的判断能力为前提条件,否则被告人的处分行为是无效的法律行为。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其自身尚未成熟、尚未达到法定年龄的现状即成为其不能正常行使这一重要权利的障碍,因此,未成年人被告人不能随意拒绝指定辩护。否则, 指定的依据即失去了效应, 也就成为可有可无的东西。由此我们可以得出未成年人就算拒绝了自行辩护,拒绝了监护人的委托辩护,在诉讼中还是可以得到救济。

                                通过《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七条及《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中第四百八十一条我们可以知道,在新刑诉中我们已经将对未成年人的指定辩护制度前置到了侦查机关,不再只是单纯的在审判阶段未成年人的辩护才能得到救济。但是对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拒绝辩护的情况,法律并没有涉及到,此时到底是需要有正当理由或是在指定辩护律师对未成年被告人明显不利的情况下,经法院同意才能拒绝指定,还是无条件的可以拒绝,到底可以拒绝几次等等,刑事诉讼法皆没有明确的规定。

                                关于未成年人被告人当庭拒绝辩护人辩护的,合议庭应当准许,在这里也并没有任何条件的限制,也就是说,开庭时只要未成年人被告人拒绝辩护,那么法院就应该允许。虽然说法律明确规定了未成年人被告人只有一次当庭拒绝司法机构指定辩护的机会,最终未成年人还是可以得到司法救济,但若未成年人一直抗拒这种援助,该项条例所要保护的未成年人在审判前的利益又将岌岌可危。首先,在侦查阶段,未成年人拒绝辩护那么援助律师就无法更好的阻止侦查权力的滥用,在对未成年人执行强制措施申请复议等方面都不能为未成年人带来更有利的结果;其次,由于在审判阶段需要重新由新的法援律师介入该案件,律师的临危授命,执业能力的参差不齐,时间的仓促等不利因素都对律师的有效辩护带来限制;再次,未成年人拒绝辩护所带来的结果对未成年人来说都会不利,而未成年人却必须要食下该恶果,这既不符合我国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原则也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最后,拒绝辩护必将导致整个诉讼过程的迟缓,对整个社会也将是不良的影响,知错就改本是我国极力弘扬的美德,而消极的态度面对司法制裁,无疑给这个社会又抹上了沉重的一笔。

                                综上所述,2012年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已经更加的深入了,不管是审判前的程序抑或审判阶段皆对未成年人的诉讼救济有着相关规定,需要的仅仅是未成年人的积极配合。而未成年人拒绝辩护,随之而来的后果是不容乐观的。纵观我国相关的制度,我国《律师法》构建了法律援助制度框架, 其中第41条规定:“公民在刑事诉讼中需要获得律师帮助, 但是无力支付律师费用的,可以按照国家规定获得法律援助。”我国也成立了未成年人法学研究会,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显然,对于我们未来的中流砥柱,我国法律法规也在力求做到能给予最好的事前保护与事后救济,有效地建立了保护未成年人社会机制和法律救助体系,让保护未成年人也从泛泛之谈,逐步深入到社会实践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