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淺析對電視節目模式的法律保護

    2014-10-27    作者:廣東廣大律師事務所 鄧文、楊閏、楊家睦、饒衛華    瀏覽數:9,216

    本文榮獲二〇一三年度理論成果獎三等獎

    摘要:《中國好聲音》的熱播以及原制作方Talpa公司的版權聲明,再次引發人們對電視節目模式法律保護的關注和探討。電視節目模式融入了制作人的智力創造和物質投入,是一種合法的正當利益,應當從法律上給予肯定和保護。但是,將電視節目模式作為一個統一的客體來保護,在現行法律框架內難以找到完全匹配的理論依據。筆者認為,若將組成電視節目模式的各個元素加以分拆,對其分別適用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和不正當競爭法,應可在一定程度上保護電視節目模式創作者和投資者的利益。

     

    關鍵詞:中國好聲音  電視節目模式  法律保護

     

    《中國好聲音》是浙江衛視及燦星制作重金打造的一檔娛樂節目。據悉,《中國好聲音》的節目模式源于荷蘭Telpa Distribution(“Talpa公司”)出品的“The Voice of Holland”,The Voice of HollandTalpa公司推出后即大獲成功,隨之該節目模式被高價移植給他國,派生出了The Voice of USThe Voice of Australia等系列節目。為此,浙江衛視和燦星制作向Talpa公司購買了The Voice系列節目的版權,并將其引進中國,推出《中國好聲音》(The Voice of China),該系列節目已為中國老百姓所熟知,并獲得了驕人的收視佳績。

    The Voice系列節目與其他選秀節目最大的差別在于盲聽環節的設置,即由評委在不知道選手背景、相貌等相關信息的情況下,單憑歌聲選擇其認可的選手。而在獲得評委的認可后,選手有權在眾評委中選擇自己的帶教老師。這種雙向選擇,只看唱功、不看外表、不看背景的評選方式,使觀眾耳目一新。

    鑒于《中國好聲音》為Talpa公司在中國唯一正版授權的節目,因此在《中國好聲音》開播之前,Telpa公司早即向某節目制作組發去正式的律師函,明確指出:“Talpa及其旗下的任何附屬公司從未以任何形式將《The Voice》的節目模式和(或)節目商標的任何一部分的使用權授予某公司。某節目的制作和播放直接侵犯了Talpa對《The Voice》原始節目模式和商標的獨家所有權。Talpa可以在任何情況下對此侵權行為進行起訴”,要求對方于2012712日(即《中國好聲音》開播前一天)停止播出涉嫌抄襲《中國好聲音》模式的有關節目。

    那么,Telpa公司以節目模式侵權為由要求其他節目停播的做法,是否存在法律依據?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行的節目模式保護途徑?以下,本文將針對上述問題展開分析。

    一、   國外對電視節目模式的保護

    (一)  英美普通法對電視節目模式的保護

    在美國,對電視節目模式的保護原則上是適用版權法的,但基于版權法僅保護創作者之表達方式而非思想的立法精神,電視節目模式并不屬于版權法第102條所規定的版權保護客體。有鑒于此,美國版權法在事實上亦未能對電視節目模式提供實質性的保護。在大多數的電視節目模式的版權請求爭議中,法院以思想類似而非思想表達方式類似為由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雖然,電視節目模式無法作為作品獲得版權法的保護,但記錄電視節目模式內容的載體屬于版權法意義上的作品,而判斷有關模式之間是否構成侵權的標準,即是兩個節目之間是否存在“實質相似性”,以及被告是否“接觸”過原告的作品。

    至于英國,根據其于1989年實施的 《版權、設計和專利法》,版權保護的對象是原創的文學、戲劇、音樂和藝術作品,但是其必須以永久存在的固定形態予以表達。1916年,Petersen法官裁決版權保護的是“思想表達”而不是“思想的原創性”。對于電視節目模式的權利人來說,該裁決意味著節目模式若要受到版權法的保護,則該節目模式必須能以文學或者戲劇作品的形式予以表現,且這種表現形式必須具備原創性,且可被固定及記錄。基于此,1988年的的Green案(世界上第一個關于節目模式方面的案件),將“版權不保護思想”的精神發揮至極致。英國電視節目《機會在敲門》的原創者和主持人格林(Hughie Green,認為新西蘭一家廣播公司在未經其授權的情況下采納了《機會在敲門》的節目模式,因此對該新西蘭廣播公司播出的“侵權節目”主張版權。新西蘭上訴法院判決,雖然兩檔節目的名稱、廣告語、選手出場方式以及衡量觀眾反應的掌聲測量儀都一模一樣,但原告的節目腳本只是一個節目運作的大綱,無非是表達了該節目的大意、理念,不符合文字作品的要求;節目腳本無法表演或演出,不符合戲劇作的要求,甚至不能稱為版式,因此不受版權法的保護。該案之后被上訴到英國的樞密院,樞密院認可了新西蘭上訴法院的判決,認為雖然被告節目的確再現了《機會在敲門》的部分節目元素,但是節目模式僅僅是一個想法,不足以成為版權法保護的客體,為此駁回了格林的訴訟請求。

     

    (二)  歐洲大陸法國家對電視節目模式的保護

    在德國,獲得電視節目模式的權利許可通常要花費巨額費用,但是此類模式通常并不能得到版權法的保護,因此有關節目模式就有可能在沒有得到權利人許可的情況下被復制。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曾于其其判決中指出,根據版權法第2條規定,只有具備足夠程度創新性的作品才能獲得法律的保護,而電視節目的思想及其各個單獨的元素都難免對現有節目進行了參考,因此難以證明具備原創性,因而電視節目模式不是德國版權法保護的作品。換言之,適用德國版權法的前提是有關作品具有原創性。

    至于法國法院,則在1975年的一個電視節目版權糾紛案中判決,電視節目模板充其量只是創意,還未形成具體的表現形式,因此并不屬于版權法所保護的作品。在其后的少數案例中,法國法院雖然認為節目模式有可能獲得版權保護,但事實上卻未有電視節目成功獲得版權的保護。

    而荷蘭法院認為,節目模式是由多個不同的元素組合而成,而組成節目模式的單個元素并不受保護,若原被告選取相似的元素組合其節目模式,則兩個節目之間有可能會存在復制與被復制的情形,若某一節目模式所有的元素都被復制,毫無疑問涉及到版權侵權問題。但是,若僅僅復制其中一個或多個元素,或雖然復制的元素數量眾多,但被告方對該等元素進行了結構上的重組則不應認定存在版權侵權行為。

    因此,在大陸法系國家,電視節目模式原則上可以獲得版權法的保護,但要具備一定的條件,如德國要求原創性,法國要求電視節目需被充分表現,荷蘭要求復制的元素的數量及該等元素的結構,而原創性無疑是獲得版權保護的關鍵性因素,但電視節目模式的原創性往往是最難證明的。

    二、   中國境內電視節目模式的法律保護

    (一)  著作權的保護

    筆者認為,電視節目模式是由多個元素組合而成的有機整體,而構成節目模式的單個元素,如節目歌曲、舞臺布景、Logo以及每一集節目本身,均具有獨創性且可被固定及記錄,因此應構成《著作權法》上的作品。此外,燈光照明和評委點評在具備獨創性的情況下也有可能構成作品。

    但是,即便節目模式由多個可被《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組成,但是節目模式本身卻屬于一種思想、方式或者方法。而按照我國《著作權法》規定,即使這些思想有其具體的表達形式,如每一期節目,但著作權法仍然只保護這種表達,而不保護表達背后的思想、方式或方法,或者對這種表達進行延伸性的保護。這一原則為世界各國所普遍采用,即便在早期采用獨創性標準較低的英美兩國,其國內立法也不對思想進行著作權保護。

    因此,在區別節目模式和節目內容的前提下,對節目模式的保護在現階段難以適用著作權法的規定。為此,筆者認為Telpa公司的侵權主張因欠缺相應的法律依據而難以受到著作權法上的保護。而事實上,國內也曾出現類似案例:中國內地首個購買國外版權并成功移植國內的品牌電視娛樂節目《夢想成真》,其制作方曾于2001年向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和國家版權局分別申請電視節目形態專利和版權保護,但均被國家知識產權局和國家版權局拒絕,前者的理由是電視節目模式類似游戲方法、規則,并不屬于專利法保護的客體,不適用專利法,后者的理由是節目形式等創意性的東西屬于思想的范疇,著作權不保護思想,因此不能對電視節目模式進行著作權上的保護。另外,湖南衛視經英國Fremantle公司《TAKE ME OUT》節目授權的而制作的《我們約會吧》,亦曾經指責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抄襲其節目模式,并向國家廣電總局進行投訴,但截止目前我們未看到任何官方的處理決定或意見,而兩檔節目仍在同時播出。

    (二)   專利權保護

    既然電視節目模式無法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那能否作為技術方法、方案獲得專利法的保護呢?

    事實上,電視節目模式本身不屬于專利權的客體。專利權包括發明、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前兩者的客體是一種技術或技術方案,后者則是一種工業品的外觀設計,而電視節目模式實質上可理解為一種智力活動的規則或方法。但我國《專利法》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智力活動的規則和方法不能授予專利權,因為規則和方法是用于指導人們進行思維、推理、分析和判斷的方法,它們具有抽象性的特點,不利用自然規律,所以不能取得專利權。因此,電視節目模式作為一個整體難以獲得專利權上的保護。

    (三)  商標權保護

    電視節目保護的另一個可能的途徑是商標權的保護。 如果電視節目的標識或標志性設計,具備顯著性的特征且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那么可以作為商標進行注冊。但是注冊商標只能保護商標本身,鑒于同類別節目一般只借鑒節目模式,而不會抄襲節目的標識或標志性設計,因此通過注冊商標的方式實際上無法保護節目整體,更無法保護節目模式的核心。

    (四)  反不正當競爭保護

    1.   商業混淆的禁止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當手段從事市場交易,損害競爭對手……()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但節目模式能否被認定為“商品”,目前仍具爭議。筆者認為,判斷節目模式是否屬于商品的關鍵在于其是否具備商品的基本屬性——價值及使用價值,而基于節目模式的交易在實踐中已數見不鮮,因此筆者認為節目模式具備商品的基本屬性,亦應被認定為商品。

    基于上述,筆者認為,援引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商業混淆的規定來保護節目模式的前提在于:(1)被侵權節目屬于知名商品;(2)侵權節目與知名節目(即被侵權節目)在節目名稱、節目形式、舞臺設計等方面均較為相似;(3)觀眾對侵權節目和被侵權節目產生混淆,即要求侵權節目已經達到“高仿”的程度。

    但鑒于電視節目本身是多種元素(環節)的結合,如果侵權節目僅僅抽取了知名節目的關鍵環節,或對知名節目的結構重新進行組合,則該種模仿難以被認定為達到混淆或誤認的程度,即難以被認定為“假冒”。

    2.   侵犯商業秘密的禁止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因此,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應包括:秘密性、獨特性、價值性、實用性、保密性。鑒于電視節目必須要向公眾充分展示方可產生預期經濟效益,因此知名節目(即被侵權節目)的模式實質上并不具有秘密性,制作方亦不可能對節目模式本身采取保密措施。但筆者理解這并不表示無法適用商業秘密條款來保護節目模式,因為知名節目的成功往往需要制作組多次的實踐及改良,且大量的操作細節和技術技巧隱藏在制作幕后,因此侵權節目并不能通過簡單的表面模仿就能達到預期的效果。雖然商業秘密的保護形式并不能以事后追究的方式保護節目模式,但若事前針對知名節目背后的操作細節和技術技巧等“秘方”制訂行之有效的信息保密制度并加以實施,無疑將增加侵權方的模仿難度,在一定程度上維護知名節目之制作方的權益。

    三、   電視節目模式法律保護的實質性障礙

    在現有的理論研究和司法實踐中,思想表達二分法構成了電視節目模式不受版權法保護的實質性障礙。這一原則是關于版權保護客體的總則性規定,它具體指“版權保護延及表達,而不延及思想、過程、操作方法或思想概念本身”,這意味著思想被排除在版權保護的范圍之外。思想之所以不受保護主要出于以下考慮:首先,在表達之前,思想存在于人們的觀念之中,其內容無法為人們所感知;在表達之后,其范圍也無法為人們所確定。其次,思想是處于公共領域的人類公有的財富,思想的價值在于自由傳播,如果賦予作者對其作品思想以專有權,那么這將會導致思想的壟斷,在事實上會剝奪他人對該思想自由利用的可能,甚至阻礙文明的發展,而這與有悖于版權法的立法本意。[1]

    日本學者中山信弘指出,如果版權不保護思想而只保護思想的表達,那么在作品的改編和表演中,實際上卻保護了一部分思想。[2]很多學者依此認為,思想與表達的界限并不如人們設想的嚴格,因而可以將電視節目模式作為特殊的思想予以保護,但其忽視了演繹權的前提在于作品的存在,以及演繹作品與節目模式在表現形式和保護利益上的本質區別。即使電視節目模式被視為構成了表達,且具有獨創性從而成為一件版權作品,從實際操作層面要獲得相應的保護仍然面臨困難。電視節目模式的獨創性,體現在其節目形式、游戲規則、背景布置等方面的表達,但實際上很多電視節目模式往往參考現有的節目形式,并以一種新的結構將現存的各種元素組合在一起。所以即使可以證明兩個節目之間的模仿關系,但模仿多少元素才被視為侵權,因為對于具體的作品而言,模仿者只要對現有節目的游戲規則等形式稍加改進,就可能被視為一種新的表達方式。[3]

    既然電視節目模式不受相關知識產權法保護,為什么浙江衛視斥巨資購買《中國好聲音》版權?實質上,浙江衛視與Talpa公司之間為一般的合作關系,Talpa公司為浙江衛視提供的是《the voice》系列節目的全套會務文件及專門技術人員的現場指導服務。根據相關媒體報道,浙江衛視自Talpa公司獲得節目授權書及節目說明書,說明書詳細介紹節目情節設計、臺詞腳本、燈光、音樂、流程、致評委和嘉賓的邀請函、報名表的寫法等會務文件;Talpa公司還會派出專人進行現場指導,參與節目的制作、執行、營銷等各個環節,確保被授權單位的道具、舞臺聲光等效果都與授權單位的效果一模一樣。《中國好聲音》所有標識的形狀、角度、海報設計、宣傳片頭、導師們握麥克風的手勢、現場的紅色背景,甚至導師所坐的椅子等整體包裝和視覺元素都與《荷蘭好聲音》無異。根據相關媒體的報道,在節目第一期錄制時,模板提供方的導演也在現場觀看指導,并對燈光、布置、音響提出建議。[4]

    四、   在現行法律框架下如何保護電視節目模式

    綜上,創作者和投資者對于節目模式的開發、制作、傳播等投入了勞動、時間和金錢,具有創意及商業價值,根據法律精神,其應獲得法律的保護。但節目模式作為一個整體,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難以找到完全匹配的法律依據,因此難以受到法律的保護。筆者認為在現行的法律框架下,若將組成節目模式的各個元素加以分拆,對其分別適用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和不正當競爭法,也可在一定程度上保護節目模式創作者和投資者的利益。

    (一)  著作權方面的保護措施

    電視節目模式中的很多元素,如節目的創意文案、腳本、原創音樂歌曲、原創口號和名稱、原創的游戲、舞美設計(包括其中的圖畫、書法等作品)只要具備足夠的獨創性,即可以構成作品,成為著作權法的保護對象。因此,可對節目模式組成元素,特別是有獨創性的部分加以分解后申請版權登記,如創意文案、腳本、原創音樂歌曲、口號、節目名稱、舞美設計、片頭片尾等。需特別關注的是對節目制作的腳本的著作權保護。因為在節目模式的創造過程中,腳本是節目制作的重要依據,節目的制作者會將制作節目的方法、技術規定和節目制作的秘訣都記錄在腳本中,若腳本成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則其著作權人可禁止他人在未經其授權的情況下對該腳本進行復制、改編、匯編、表演、攝制,一定程度上增加侵權人的侵權成本。

    (二)  注冊商標權方面的保護措施

    電視節目模式作為一個整體進行商標保護雖然不具備可行性,但是電視模式節目的名稱、節目中一些富有特質的簡短文字、圖案、口號、廣告語、特殊角色符號、特有的人物名稱等可注冊為商標,以便在一定范圍內對知名節目進行保護,同時也有利于電視模式節目衍生產品的后續開發。

    (三)  專利權方面的保護措施

    電視節目模式作為一個整體雖然難以適用專利法,但是并不等于電視節目模式完全不適用專利權的保護。實際上,可對電視節目模式中某一技術性環節申請專利保護,比如電視節目模式中用到的道具。

    (四)  不正當競爭法方面的保護措施

    1.   對“知名商品”的保護

    如上文所述,知名節目具備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知名商品的基礎屬性,應可被認定為屬于“知名商品”而適用該法第五條第二款關于對商業混淆的規定。為此,節目模式的制作方和投資者應當將自己的創意用盡可能詳細的文字進行表達,以便證明被侵權節目模式的原創性及侵權節目的高仿性。

    2.   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未公開的節目創意及節目制作幕后的操作細節、技術技巧往往是節目模式的精髓,亦是真正產生可持續經濟效益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在法律尚未有明文規定可對節目模式作為一個整體進行保護之前,制作方應重點針對上述信息的保密措施,以不正當競爭法關于商業秘密的規定來保護節目模式。具體措施簡要列舉如下:

    (1)   建立信息保護規章制度。以相關制度保護商業秘密,是法律認可的保護商業秘密的重要措施。制作方可根據重要性原則為節目制作的內部操作規范、流程、操作指引等信息確定保密等級,并根據該等秘密信息產生、復制、存儲、傳遞、使用、保管等運行軌跡,以有效控制接觸范圍、消除泄密隱患為主要目的制定相關的保密制度。保密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內容:秘密信息載體的保密管理制度;涉密人員的管理制度;涉密會議、涉密活動的管理規定;對外合作保密管理規定;對外宣傳及廣告策劃保密規定;重點事項保密管理制度;獎懲制度等。

    (2)    嚴格控制接觸范圍。保密的實質就是控制接觸范圍,為此制作方應以有效控制保密信息的接觸范圍為目標,重點規范對知悉范圍內相關人員的管理。

    (3)    與員工簽訂保密協議及競業禁止合同,要求員工: eq \o\ac(,1)1任職期間對其所知悉的商業秘密承擔嚴格保密義務,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不得以任何方式對外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其所知悉的商業秘密;及 eq \o\ac(,2)2任職期間以及離職后一定期限內,不得以任何方式接受與甲方從事相類似或同類業務/競爭性業務的其他任何第三方的聘用,擔任任何職務,不得以任何方式為從事相似或同類業務/競爭性業務的其他任何第三方提供智力、財務上的支持或任何建議,不得以任何方式從事相似或同類或競爭性業務;亦不得以任何方式自行或通過其親屬、關聯人投資于任何法律實體從事相似或類似的業務/競爭性業務;

    (4)   與投資方、合作方簽署保密及互不招攬協議,約定: eq \o\ac(,1)1各方應對合作過程中所知悉的對方的商業秘密承擔嚴格的保密義務,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不得以任何方式對外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其所知悉的商業秘密;及 eq \o\ac(,2)2各方在合作關系存續期間,及合作合同履行完畢之后一定期限內,不得鼓勵或試圖鼓勵對方現有或潛在客戶削減或取消與對方的交易;不得采取可能對對方業務構成不利影響的任何其它行動;不得協助他人采取可能對甲方業務構成不利影響的任何其它行動,不得直接或間接鼓勵或試圖鼓勵對方的任何員工與之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不得幫助任何第三方聘用對方的任何員工;不得鼓勵或試圖鼓勵與對方存在業務關系的任何顧問或服務提供商解除或終止與對方業務關系。

     


    [1] 鄭成思:《版權法》,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41-48頁。

    [2] 中山信弘:《多媒體與著作權》,張玉瑞譯,專利文獻出版社1997年版,第34頁。

    [3] 向芬:《略論電視節目的傳媒知識產權保護——由<舞林大會>引發的電視節目侵權的思考》,載《中國傳媒大學第一屆全國新聞學與傳播學博士生學術研討會文集》,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

    [4] 中國好聲音版權購買費高達300多萬元,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20820/204012900758.shtml20121115日訪問。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