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論反壟斷法中的相關市場界定 ——難以琢磨的相關市場

    2009-08-05    作者:廣東恒益律師事務所 張白沙 ?    瀏覽數:45,555

    (本論文榮獲廣州市律師協會二OO八年度理論成果一等獎)

        [摘要]:相關市場的界定是一切競爭分析的出發點和前提,也是反壟斷執法中最難的部分。界定相關市場,必須從產品市場、地理市場、功能因素和時間因素四個維度進行綜合考量,運用需求交叉彈性法和產品功能的合理替換法進行全面經濟分析。本文詳細地介紹了相關市場界定步驟和方法,并對幾種特殊的相關市場結合案例進行深刻闡述。
        [關鍵詞]:反壟斷法 相關市場  市場界定

        所有競爭都在相關的市場中進行。無論是判斷競爭者之間的協議是否具有排除或限制競爭的效果,還是評估一個經營者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或是對經營者集中進行反壟斷審查都必須以市場界定為前提和基礎。
        一、相關市場界定的重要意義
        反壟斷法對其三大規制對象進行調整時,都將相關市場界定作為分析的前提:在判斷競爭者之間的協議是否實質性影響相關市場的競爭時,以及經營者之間達成的對競爭影響不大的協議需申請豁免時,必先界定相關市場;當經營者之間的特殊安排在促進競爭與反競爭兩方面模糊不清,需要用合理原則進行分析時,必先界定相關市場;在規制企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時,首先需要確定經營者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認定市場支配地位的關鍵在于測定其在相關市場的份額,因而必先界定相關市場;同樣,由于經營者集中關系到相關產業的市場結構,經營者集中的審批機關在作出批準或禁止的決定之前,都要分析集中對相關市場競爭的影響,當集中促進競爭的效果大于限制競爭的效果時才可批準,這也必先界定相關市場。
        一般的案件只需界定一個相關市場,但有關縱向限制的安排需要同時界定兩個相關市場,如在涉及搭售的案件中,分析企業的行為是否構成搭售及其合理性時,必須同時界定搭售與被搭售產品兩個相關市場:首先,要界定搭售產品的相關市場,以確定經營者在該市場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其次,要界定被搭售產品的相關市場,以確認搭售行為是否封閉了被搭售產品市場的競爭,從而判斷其行為的合理性與合法性。經合組織(OECD)指出,相關市場界定是一切競爭分析的起點。美國前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彼托夫斯基(Pitofsky)也說:“相關市場界定是反壟斷執法中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同時也是執行反壟斷法最差的一個方面”。因為對市場界定作出準確合理的界定需要進行大量經濟學分析和法律的邏輯性判斷。產品的可替代性及地域市場的界限在相關市場界定的過程中是無法精確的。相關市場如果界定的過窄,經營者市場支配地位就會被夸大;相關市場如果界定的過寬,經營者市場支配地位就會被低估。而且相關市場界定在某些案件中,對案件的審理結果具有決定性的意義,所以必須十分慎重。
        市場界定是評估、分析經營者在相關市場中的市場支配地位及經營者之間達成的協議是否對相關市場產生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前提條件,只有合理界定相關市場,才能有效地預防和制止壟斷行為,維護經濟的有效運行,保護消費者的權益。
        二、相關市場界定的方法
        根據我國《反壟斷法》第12條的規定,相關市場是指“經營者在一定時期內就特定的商品或者服務進行競爭的商品范圍和地域范圍。” 其中,“商品范圍”是指產品市場,即可歸為一類的競爭性產品有哪些;“地域范圍”是指地理市場,即成為該一類產品的地理區域有多大;“一定時期內”是指時間因素。此外,界定相關市場還必須考慮功能因素。因此,界定相關市場需要從產品市場、地理市場、功能因素和時間因素四個維度進行綜合考量。
        (一)產品市場
         反壟斷法中的產品,是商品和服務的統稱。根據歐共體委員會1997年12月頒布的《關于為歐洲共同體競爭法界定相關市場的委員會通知》的規定,一個相關產品市場是指根據產品的特性、價格及其用途,被消費者認為它們是可以相互交換或者相互替代的所有商品和/或服務。這一定義表明,認定兩種或兩種以上商品是否屬于同一產品市場,要從消費者或用戶的角度出發,運用產品的合理替換法和需求交叉彈性法從產品的性質、功能、用途和價格四個方面進行全面分析
        1、產品的合理替換法
        所謂替代性,是指從消費者的角度看,不同產品之間由于具有相同或者相似的功能和特性,在滿足自己需要時可以互換。在決定幾個產品之間是否具有替代性時,主要考慮以下幾個因素:
        (1)產品的性質
    產品的物理性質是分析產品替代性首先要考慮的因素。如果兩種產品的物理性質相差過大,以致于它們實際上不具有相同的使用目的,那么這兩種產品不能被視為可替代的產品。1978年歐共體法院審理的United Brand(UBC)公司香蕉案是認定產品市場方面的典型案例。該案的基本情況是:UBC公司是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香蕉生產和銷售企業,其在歐洲設立的子公司因為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遭到歐共體委員會的制裁。對此,UBC公司不服向歐洲法院提起行政訴訟。UBC公司認為,相關的產品市場不應只包括香蕉,還應包括蘋果、桔子等其他水果。而歐共體委員會認為,香蕉具有其他不同的特殊的物理性質,如:果實柔軟,沒有內核等,并且對于幼兒、牙齒不好的老人和病人消費者而言,香蕉是其他水果所無法替代的。因此,香蕉市場應當獨立于其他新鮮水果市場。最后,歐洲法院支持了歐共體委員會的主張。 這說明,產品性質之間的細微差別可能影響一種產品與其他有競爭關系的產品的市場界定。但是,歐洲法院的判決也引起不少爭議。因為香蕉的大部分消費者是一般大眾,如果香蕉的價格上漲,他們可以轉而食用其他水果,香蕉的銷售者難以維持過高的壟斷價格。而法院的判決是從特殊的消費群體角度考慮,單獨就香蕉劃分一個獨立的市場有點牽強。因此,僅根據產品的物理性質的差異來劃分相關產品市場的做法并不可靠。
        (2)產品的功能
        產品的功能也是影響相關產品市場界定的重要因素。如塑料飯盒和金屬飯盒在用途上都是用來盛飯的,從表面上看是可以相互替代的。但是塑料飯盒不能用微波爐加熱,因而從消費者的消費習慣上看二者屬于不同的產品。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和制造工藝的改良,現在的塑料飯盒也可用于微波爐加熱,這說明科技進步對相關市場的界定也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3)產品的用途
        產品的用途也即使用目的,兩種產品用途不同,自然屬于不同的相關市場。歐共體委員會在1991年的雷諾和沃爾沃一案中,將卡車分為運載量5-16噸和16噸以上兩個產品市場。歐共體的理由是,這兩種卡車的技術性能差別很大,從而具有不同的用途。
        (4)產品的價格
        在衡量產品的合理可替代性時,價格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如果兩種具有相似功能的產品價格差異過大,消費者一般不會認為其屬于同一產品,如豪華轎車與普通汽車,高檔香水與低檔香水。但是,如果僅僅根據產品的絕對價格差異而機械地劃分產品市場,有時也會產生明顯的錯誤。因為消費者一般都意識到產品的價格與質量成正比,質優則價高。如具有相同性質和用途的甲、乙兩種產品,甲產品的價格是乙產品價格的兩倍,同時甲產品的質量也是乙產品質量的兩倍,那么消費者會認為它們是可替代的產品。如果甲產品價格上漲,消費者可能因為承受不起而轉向購買乙產品,或如果乙產品價格上漲,消費者認為其價格偏離了質量而轉向購買甲產品。這個例子說明,兩種產品盡管在價格上差異較大,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們也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因此,歐共體委員會認為,在界定相關產品市場的時候,決定性的因素不是絕對的價格差異,而是一種產品的價格變化是否對另一種產品產生了競爭性的影響。 這實際上涉及到需求交叉彈性的問題。
        2、需求交叉彈性
        需求交叉彈性是指“在假定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A產品需求量的變化率與B產品價格的變化率之比。這一比值越大就說明A、B產品間的可替代性越高;反之就說明可替代性越低;若比值為零,則說明B產品價格的變化對A產品的需求量沒有任何影響,所以A、B產品毫不相干。” 需求交叉彈性反映的是消費者在選擇商品和服務時一種變化的可能性,也是衡量產品可替代性必須考慮的因素。美國法院的判決指出,“在評價合理的可替代性時,除了考慮產品的價格、用途以及產品的質量等因素外,一種產品與另一種產品之間的需求交叉彈性也可以說明合理的可替代性。” 但是,這種分析方法只是一種理想化的理論模式,它的前提條件“其他條件不變”在現實中很難滿足,可行性較差。該理論雖然可以粗略說明需求的交叉彈性越大,產品間的可替代性越大,但是在涉及較大數目的差別產品時,該理論很難界定替代產品鏈條上的準確界限。
        為了克服產品的合理可替換法的不足,準確科學和規范化地說明需求交叉彈性,美國司法部在1982年《并購指南》中首先提出了SSNIP市場界定法,歐盟1997年頒布的《關于為歐洲共同體競爭法界定相關市場的委員會通知》也采用這一方法,即在界定相關市場時,應當考慮小而顯著的非暫時性漲價(Small but Significant Non-transitory Increase in Price, 簡稱為SSNIP),該方法又被稱為“假定的壟斷者測試”(The Hypothetical Monopolist Test,簡稱為HMT)。根據歐盟的通告,在界定相關市場時,“需要回答的問題是:在被考慮的產品和地域內,假設一個小幅(幅度為5%-10%)但是持久的價格上漲,當事方的顧客是否會轉向購買可以得到的替代品,或者轉向其他地區的供應商。由于漲價會減少銷售數量,在替代程度大到足以使漲價無利可圖的情況下,這些替代品或擴大了的區域就應當包括在相關市場之中。擴大相關產品市場或相關地域市場的這個過程會持續下去,直至這個小幅但持久的漲價可以使當事方有利可圖為止。”
        SSNIP測試把市場看作是一組產品群或一個區域,尋找最小的產品群(最窄的地理區域)來判斷假定的壟斷者是否能夠贏利性的維持高于競爭價格的價格(通常假定增長5%)至少一年,如果假定的壟斷者在最小產品群中實施價格上漲而不能贏利,就把下一個最接近的替代產品加入相關市場中并再次運用SSNIP測試分析,這個測試過程反復進行一直持續到假定的壟斷者可以贏利性地施加一個5%的價格上漲為止,這樣界定的產品范圍或地理區域就構成相關市場。
        一般來說,使用SSNIP標準界定一個相關市場時,需要從以下幾個步驟著手:第一步,是要確定相關當事人銷售的產品和地域。假設這個產品為A;第二步,是當產品A出現小而顯著的非暫時性漲價時,消費者會轉向購買產品B,以致該漲價使A無利可圖,由此判斷A、B共同構成相關市場;第三步,是將相關市場擴大到B后,再次運用SSNIP,此時消費者可能會轉向購買產品C或其他產品,使被測試的市場無法因漲價獲利,從而再次擴大相關市場的范圍。只要被測試的市場無法因漲價而獲利,該測試就反復進行下去,不斷擴大被測試的市場,直到因漲價而轉向購買被測試市場以外的產品的數量已經非常稀少,因而該漲價能夠使被測試市場獲利時,相關市場的范圍便確定下來。
    然而,美國《并購指南》并沒有詳細說明SSNIP測試的具體操作方法,因此在實踐中牽涉到幾個重要的問題:
        (1)在將替代產品加入相關市場中后,再次進行HMT時,應當對一個被測試的市場施加SSNIP,還是對某些被測試的市場施加SSNIP,或是對所有被測試的市場統一施加一個SSNIP?
        美國學者Harris和Simons認為應當對所有被測試的市場統一實施漲價,并據此提出了判斷該漲價是否有利可圖的標準。而Katz和Shapiro則認為應當僅對一個產品實施漲價,并將銷售量減少的比率作為判斷該漲價是否有利可圖的標準。
    筆者認為,應當根據不同市場的特性分別處理:當被測試的各個產品差異較大時,僅對一個產品實施漲價是確定競爭是否被限制的最好途徑,比如,對一個銷量很小且利潤微薄的私人品牌和一個銷量極大且利潤豐厚的知名品牌的產品進行測試時,若對其實施同一幅度的漲價,知名品牌銷量的減少會導致利潤的絕對損失,使漲價無利可圖,此時測試還需繼續進行,相關市場范圍會進一步擴大;但如果僅對私人品牌漲價,則其向知名品牌轉移的銷量會使整個聯合體的利潤上升,即漲價有利可圖,相關市場由此確定。顯然,后一種情況下的相關市場范圍較窄,經營者體現出的市場份額和市場力量較大,更能說明其行為對競爭的限制程度。因此,當被測試的對象差異較大時,采取不對稱的漲價是更合理、更具經濟學價值的分析方法。
        但是,在分析大量并購案例后,可以發現多數情況下并購后的企業會對所有產品實施統一的漲價,可見,多數情況下,尤其是當所有產品具有相同的利潤和需求結構時,統一的漲價是有利可圖的。因此,在產品具有較大相似性的情況下,應當對被測試的市場實施統一的漲價以進行HMT。
        (2)因實施SSNIP而導致的銷售量的減少,達到何種程度可以認定經營者無利可圖?
        實踐中,主要運用“臨界損失分析法”(Critical Loss Analysis)解決這一問題。價格理論認為,提高價格一方面導致銷售量下滑,而銷售額下滑又使得在給定價格下利潤下降,另一方面則提高了剩余每一單位的利潤,尋求兩者的平衡是希望實現利潤最大化的企業定價的關鍵。漲價后銷量下滑多少,取決于產品的需求彈性。需求彈性和因銷售額減少而未實現的利潤(margin)是制定產品最佳價格以及臨界損失分析法的中心內容。
        標準的臨界損失分析法分為三個步驟進行:第一步,估算“臨界損失”(Critical Loss),即銷售量的減少達到何種程度可以導致一個假定的漲價無利可圖;第二步,估算“實際損失”(“Actual Loss”),即假定的漲價實際上會導致多少銷售量減少;第三步,將臨界損失和實際損失進行比較。
        首先,估算臨界損失。如上所述,臨界損失是指導致假定的漲價無利可圖的單位銷售量損失率。
        其計算公式為:臨界損失= X / (X + M)
        其中,X 代表漲價的幅度,M 代表利潤率(profit margin)
        舉例來說,假設對一個利潤率為10%的產品施加5%的 SSNIP,則其臨界損失為33%。即:
        臨界損失= 5% ÷ (5% + 10%) = 33%
        也就是說,對一個利潤率為10%的產品而言,只有當對其施加5%的 SSNIP后,其損失超過33%才會導致該漲價無利可圖。
        同理,當對產品施加一個5%的 SSNIP時,可得出對應的數量關系如下:

     

    利潤率

    臨界損失

    5%

    50%

    10%

    33%

    20%

    20%

    40%

    11%

    80%

    6%

    95%

    5%

        由此可見,臨界損失隨著利潤率的增加而減少,也就是說,利潤率越高,越小數量的銷售損失就會導致漲價無利可圖。計算臨界損失是臨界損失分析法的第一步。
        其次,估算實際損失。施加SSNIP后的實際損失取決于產品的需求彈性。
        其計算公式為:實際損失= X × E
        其中,X 代表漲價的幅度,E 代表需求彈性。
        舉例說明:對需求彈性為3的產品施加5%的 SSNIP,其實際損失為15%(5%×3)。
        估算需求彈性的最佳方法是觀察價格變化對每一單位銷售的影響。這尤其需要對價格、成本和銷售數據進行仔細的綜合分析。然而,在多數案件中人們無法獲得充分的數據。因此,一般采用Lerner 指數計算需求彈性。
        Lerner 指數總結出:當一個企業達到利潤最大化時,其產品的需求彈性和利潤率表現為一個簡單的關系,即:
        Lerner 指數:M = 1 / E
        其中,M代表利潤率,E代表需求彈性。
        如:10%的利潤率意味著需求彈性為10。
        同理,Lerner 指數可得出對應的數量關系如下:

    利潤率 (M)

    需求彈性 (1/M)

    5%

    20

    10%

    10

    20%

    5

    40%

    2.5

    80%

    1.25

    95%

    1.05

        可見,Lerner 指數意味著需求彈性隨著利潤率的增加而降低。
        雖然Lerner 指數的計算方法簡單明了,但一些學者認為其過分簡化了現實生活中的價格行為,因此反對利用該方法計算需求彈性。他們認為應當根據消費者調查以及產業專家的意見等定性的依據(qualitative evidence)來推定需求彈性。這兩種方法有時會導致截然不同的結論,尤其是在擁有高額利潤率的產業中。如前所述,高利潤率意味著低臨界損失。在這些情況下,任何價格靈敏度的定性依據都傾向于證明實際損失高于臨界損失;然而根據Lerner 方程式,高利潤率意味著低需求彈性以及較小的實際損失。
        可是,無論如何,在無法利用傳統方法估算需求彈性的領域,Lerner 指數也許是唯一獲得需求彈性數據的來源。Lerner 指數法的反對者必須依賴更多有關價格靈敏度的定性依據,并且也許無法對臨界損失和實際損失進行算術上的比較。
    最后,將臨界損失和實際損失進行比較。實際損失大于臨界損失時,則漲價無利可圖,SSNIP測試還需繼續進行;相反,當實際損失小于臨界損失時,則漲價有利可圖,SSNIP測試即到此為止,相關市場范圍確定。
        (3)SSNIP的基價是多少?基價是當前價格還是市場競爭價格?
        SSNIP又稱為“假定的壟斷者測試”,根據經濟學原理和市場現實,一個壟斷者的產品銷售價格一定是消費者心理可接受的最高價格,也就是其能夠獲得最大利潤的價格。一個壟斷者的產品價格不會是市場競爭價格。如果基價假定為消費者最高可接受價格,那么當基價上漲5%時,該壟斷產品的替代性就很強,因為其價格已經超過了消費者承受能力。如果基價假定為市場競爭價格,那么應該如何確定競爭價格?參照系又是什么?
        1956年美國訴杜邦公司案是市場界定的一個典型案例,美國政府稱杜邦公司生產的玻璃紙占據美國玻璃紙包裝材料市場的75%,并依靠這一優勢地位對州際貿易進行壟斷,違反《謝爾曼法》第2條。而杜邦公司辯稱,玻璃紙屬于“靈活包裝材料”的一種,杜邦公司的玻璃紙只占所有軟質包裝材料市場的17.9%,因此不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法院認為,軟質包裝材料之間的物理性能的差異并不意味著此類包裝材料不應包括在同一相關市場中。相關產品市場包括具有“其生產目的的合理的可替換性所考慮的價格、用途和質量”的所有產品。大量的軟包裝材料如鋁箔、石蠟紙等與玻璃紙在用途上具有合理的可替換性。只要玻璃紙的價格略微下降,就會有相當數量的其他軟質包裝材料的顧客轉向玻璃紙市場,因此在該案中的相關產品市場是一個包括各種軟質包裝材料在內的寬泛的市場。但是,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受到了廣泛的批評,原因在于實際上這樣替代是錯誤的。因為杜邦公司壟斷了玻璃紙市場,已經長期享有超競爭的利潤,在現行的價格上漲價,產品的可替代性非常強。玻璃紙需求彈性高的原因不在于產品的可替代性,而在于已經實施的壟斷價格。因此,這也正說明杜邦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而不是不具有市場支配地位。這個案例也被稱為“玻璃紙謬誤”。因此,在進行SSNIP測試時,一定要選準基礎價格。
        (4)價格上漲的幅度是多少?第一次漲多少?發現替代品后第二次漲價的幅度是多少?
        根據美國和歐盟的實踐,第一次漲價的幅度一般為5%,但由于不同的行業具有不同的性質,因此選擇漲價幅度時可以大一點或者小一點,如公共運輸業需求彈性小,因此幅度一般選擇10%。正是由于市場界定具有以上各種難題,澳大利亞法院稱相關市場界定的界限“永遠是模糊的”。
        3、供給替代性
        在分析產品的可替代性時主要是從消費者的角度考慮需求的可替代性,但有時也需要考慮供給替代性,即從生產者的角度考慮將潛在競爭轉化為現實競爭的可能性。歐共體委員會《關于為歐洲共同體競爭法界定相關市場的委員會通知》中指出,企業間的競爭都要受制于三個因素:需求可替代性、供應可替代性和潛在競爭。歐盟和美國的案例表明,當一個產品價格上漲5%時,其他產品的制造商能夠在不承擔額外費用的情況下迅速轉產進入該產品市場,從而抑制了該產品價格的上漲。分析供給替代性需要考慮運輸成本、地理位置、法律、文化、宗教信仰和消費者偏好等因素。
        作為正確認定相關產品市場的輔助方法,供給替代性一般在分析市場支配地位影響競爭階段使用。經過查找各國界定市場的相關指引和案例,筆者發現少數國家是在界定相關市場時與需求交叉彈性同時使用。但同時使用容易造成相關市場的范圍過大,因為不僅考慮到消費者,也考慮到生產者。大多數國家都是在界定了競爭范圍后,在分析市場支配地位時再考慮供給替代。這樣做比較嚴謹,因為需求替代在市場界定中起關鍵作用,供給替代起輔助作用。還有一部分國家在分析相關市場競爭性時才考慮供求替代,輔助性更小。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這僅是一個假設:如果一種產品漲價,其他廠商會進入該市場。但在實踐中這種假設難以成立。企業進入一個新市場,最先考慮的問題就是市場進入障礙。
        根據各種行業不同的商業考量,一個生產者是否會轉產和進入一個新市場,要考慮以下幾個因素:(1)時間性。能否迅速進入市場并抑制漲價。企業會考慮進入時間長短,比如6個月、1年或2年。在SSNIP測試中,時間性根據不同的行業和其他因素一并考慮,還要考慮消費者在市場中能支撐價格上漲時間的長度。(2)進入可能性。企業會考慮進入市場的障礙因素,如企業實力、投資大小、知識產權、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機會成本的喪失、生產周期、原市場上的壟斷者的客戶忠誠度、改變客戶想法的廣告費、銷售渠道建立的可能性等各方面條件。(3)進入市場后能參與競爭的充分性。企業進入市場后,面臨的迫切問題就是能否充分參與競爭從而能抑制漲價。如果企業的進入無法滿足上述三個因素,在合理的期限內達不到抑制漲價的可能性,那么從供給替代性考量,企業的進入是無效的。
    此外,潛在競爭也是市場界定時需要考慮的一個因素,因為潛在競爭是否實際上意味著一種有效競爭限制,取決于對與市場進入條件有關的特定因素和情況,即市場進入障礙的分析。澳大利亞一般在已經確認企業在相關市場的地位后,分析市場競爭性時才考慮潛在競爭。
        (二)地理市場
        地理市場是指某一種產品與其同類產品或可替代產品進行競爭的地域范圍。《關于為歐洲共同體競爭法界定相關市場的委員會通知》中對相關地理市場進行如下定義:“相關地理市場是指這樣一個地域,即相關企業在這里參與供應和購買產品或者服務,且它們在這個地域內的競爭條件基本是一致的,由于與相鄰地域市場的競爭條件明顯不同,從而可將其與相鄰區域區別開來。”相關地理市場的范圍可以是某個城市、整個國家,也可以是歐盟這樣的地區,甚至可以是全球市場。地理市場越大,市場支配地位越小。地理市場的范圍的考量因素主要包括產品特性,運輸成本、商品價格、消費者購買習慣和法律或管制壁壘等方面。一般而言,消費者向其他地區尋求可替代產品的時候,其走的路程遠近與購買的商品的價值的大小成正比,與其經濟水平成反比。因此,我們在界定地理市場時,應當考慮該地區具有類似經濟水平的人口數量及該層次收入的人口對該產品的需求量。
        歐共體委員會在界定相關地理市場時,一般需要考察以下幾類證據:(1)訂單轉移到其它地區的過去證據;(2)基本需求特性;(3)顧客和競爭者的看法;(4)當前的購買地域類型;(5)貿易流通情況或運輸方式;(6)把訂單轉移到位于其它區域的公司所涉及的障礙和轉換開支。
        (三)功能因素(交易階段)
        功能因素(functional)是澳大利亞界定相關市場時特別考慮的因素,澳大利亞《2008購并指南草案》指出,在市場競爭中存在許多縱向一體化公司與其他縱向一體化公司的競爭,也有其他公司在生產、批發和零售不同階段進行競爭。如果不考慮功能因素,縱向一體化公司或階段競爭就很難界定一個相關市場。典型的案例如澳洲新聞公司訴澳大利亞橄欖球協會案。橄欖球是深受澳大利亞人喜愛的一項運動,之前的橄欖球俱樂部和隊員都是由橄欖球協會統一管理。后來新聞公司創設澳大利亞超級橄欖球聯賽,與橄欖球協會舉辦的澳大利亞全國聯賽競爭。當協會得知后,要求所有俱樂部和隊員與之簽訂忠誠協議,要求它管轄下的俱樂部不得參加超級聯賽,隊員也不得加入到超級聯賽的俱樂部。新聞公司因而起訴澳大利亞橄欖球協會。該案首先涉及市場界定問題,澳大利亞法院認為,橄欖球與曲棍球、籃球等其他球類對消費者而言具有可替代性,如果橄欖球協會漲價的話,消費者可選擇不看,改看籃球或曲棍球,所以市場界定是在價值鏈的下游也即消費者看球這部分。該案判決出來后受到澳大利亞經濟學家和律師的強烈批評,他們認為市場界定應在上游市場而不在下游市場。因為新聞公司與橄欖球協會的競爭在上游市場,競爭產品在于俱樂部和隊員,而不是消費者。如果從上游市場功能角度來看,橄欖球協會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也濫用該地位限制了競爭,因此不應從消費者偏好考慮,而應從功能因素上(交易階段上)考慮問題。
        其他各國也有相似的規定。日本在其于1980年頒布并于1996年修訂的《關于審查公司合并等的事務處理基準》中規定:“所謂市場,依①交易的對象;②交易的地域;③交易階段;④交易的相對方而劃定。……③交易階段:商品通常是按照制造業者、批發業者、零售業者這一過程而被銷售,在各自的交易階段進行競爭。所以,一般在每個交易階段劃定一定的交易領域。”美國《橫向合并指南》也指出:“在假設的壟斷者對不同的買方集團在價格上有歧視行為時,例如對不同的客戶和不同的銷售地域價格有差別時,當局應根據不同的買方集團界定不同的相關市場。”
        (四)時間因素
        時間維度考慮的是,當某種產品的價格發生小而顯著的非暫時性漲價時,其他產品的供應商需要多長時間轉入生產和銷售可轉換性產品,或消費者需要多長時間進行調整從而去購買替代產品。在無限時間內,所有的產品和服務都可能被替代。所以,合理的時間段對相關市場的界定十分重要。不同行業、不同產品、不同生產者和不同消費者對漲價所需反應時間長短不同,時間越短,產品替代性越大。“如果兩個變動之間有很強的關聯性,且沒有明顯的時滯,那么這就是兩種產品屬于同一市場的絕對證據”。
        三、相關市場界定的步驟
        界定相關市場有四種方法。第一種為目的分析法,第二種為綜合分析法,第三是利益分析法,第四是各國合并指南對經營者集中規定的專門方法。目的分析法主要用于測試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和壟斷協議。當一個反競爭行為出現時,先分析該行為,通過這個反競爭的行為來界定相關市場,然后再看該反競爭的行為發生的交易階段和所具有的功能。這樣有利于進行分析,具有較高的準確性。綜合分析法是全面而不孤立考慮市場界定的因素,進行綜合分析、平衡后,綜合看哪一種方法最容易達到市場界定的效果。利益分析法是指在界定市場時考慮是保護生產者還是消費者利益,或者是為了國家產業的利益。如果為了鼓勵產業發展,擴大市場份額,可選擇不同的替代產品。各國合并指南對經營者集中規定的方法,是先從購并一方考慮,然后從被購并方角度,再用SSNIP方法測定相關市場。這四種方法可合并使用,也可拆開用。
        四、特殊的相關市場
        1、商品群市場,是指在一組產品內,每一個單獨的產品相互之間不具有可替代性,每種商品或服務也不能構成一個相關市場, 但是由單個產品組成的這一組產品或服務會和其他競爭者的一組產品和服務競爭;或者這一組產品往往會由供給者一起提供,也由消費者一次性購買,此時,它們作為一個整體則可能形成一個相關市場。如美國訴費城銀行(Philadelphia)案中,法院指出商業銀行所提供的活期存款、 消費者信貸、 儲蓄存款等商品或服務, 雖然看似并不存在競爭關系,但由于消費者可能已經確立了某種固定的需求嗜好(例如出于一并辦理的便利考慮) , 這種特殊偏愛的存在使得銀行可能采取聯合供給的方式提供這樣的一類服務,從而構成同一個市場。
    在美國訴格林納爾公司(Grinnell)案中,格林納爾公司通過對其他三家提供火警和盜警服務公司股份的收購,占有美國市場87%以上的市場份額。這些公司提供服務的方式是將探測火災和盜搶的設備安裝在建筑物上,并與其中心站連接,一旦發現情況就會立即通知中心站并報警。格林納爾公司與控股的三家公司簽訂劃分市場協議,互不競爭,因此被美國政府起訴到法院。格林納爾公司辯稱,火警和盜警屬于不同的服務,它們之間不可替換。而法院認為,本案涉及的相關市場是包括自動火警、灑水監控、自動防盜報警等服務在內的中心站保護服務,雖然火警與盜警不同,但為了競爭有力,各中心站必須一并提供全部服務。因此,最高法院支持了美國政府的主張。
    一般而言,分析商品群市場需考量的因素有以下幾點:(1)商品分開購買或分開供給與商品一起購買或一起供給比例的分析;(2)商品分開購買或分開供給的成本;(3)商品分開購買或分開供給的障礙;(3)供給每一個單一商品是否需要特殊的技能或知識;(4)能否節約銷售和購買成本。商品群市場是把雙刃劍——兩個購并企業可能在每個產品上的市場份額很小,但在商品群市場上的市場份額很大。這樣的購并就有可能被拒絕。反之亦然。
        2、單一品牌市場(Single brand markets),主要是指被鎖定的一部分客戶對某一品牌的依賴性。澳大利亞競爭法對此有規定,但我們認為是否將單一品牌市場作為單獨的相關市場仍有待商榷。因為相關市場一般而言是具有可替代性的,而單一品牌不具有替代性。然而實踐中確實存在這種現象,因此需要進一步探討。
        3、次級市場,是指在一個相關的市場內還可能包含著若干個可以被進一步細分化的次一級市場。如在1962年美國布朗鞋案中,美國最高法院在其判決中指出,“在這一廣泛的市場范圍內,還可能存在著為了反托拉斯的目的而將所構成的商品市場做進一步劃分的次級市場”。因此將鞋業分為男鞋,女鞋和兒童鞋各自獨立的產品市場,并提出細分市場的七個標準:(1)公眾或者一個行業承認一個獨立的次級市場的存在;    (2)產品存在特殊的性質和用途;(3)這種產品存在特殊的生產設備;(4)這種產品有特殊的顧客;(5)產品有特定的價格;(6)產品在價格變化上的靈敏度非常小;(7)次級市場包括特定的賣主。但是,細分市場弊病在于容易夸大企業在相關市場的支配地位,所以應當慎用。
        五、特殊情況
        在界定相關市場時,還要考慮兩種特殊的情況。
        1、非對等的替換。界定市場的過程中,在分析需求替代和供給替代的時候要考慮到有些產品是單向替代的,即A產品對B產品具有可替代性,但B產品對A產品不具有可替代性。單向需求替代如豪華高檔車的消費者在其漲價時可能轉向購買普通汽車,但普通汽車的消費者不會轉向購買豪華車。
        2、細分市場與被鎖定的客戶。競爭者為了提高利潤,減少競爭壓力,往往根據不同客戶的特殊偏好采取各種方法細分市場。但從市場界定來講,首先要看競爭者是否有能力將客戶清楚地分成兩個客戶群,如可口可樂客戶和王老吉涼茶客戶。其次,要看競爭者是否具備隔離阻止套利銷售的可能性。如果供應商能將客戶細分為有替代產品的客戶和無替代產品的客戶,并能阻止兩類客戶之間套利銷售,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將上述兩類客戶分為兩個不同的相關市場。
        六、結語
        相關市場的界定在反壟斷立法和執法、司法實踐中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大部分的反壟斷案件必須在進行市場界定后才能進一步進行市場份額的定量分析及企業市場行為的定性分析。在界定相關市場時,必須結合產品市場、地理市場、功能因素和時間因素進行綜合分析,才能準確進行界定,做到既避免誤傷無辜,又不放過漏網之魚。我國的《反壟斷法》對相關市場僅作原則性規定,可操作性不強。希望國務院盡快出臺《相關市場界定指南》等規范性文件對此進行詳細的規定,促進反壟斷法的效地執行,維護我國市場經濟的健康、有序發展。

        參考文獻:
        1、王曉曄:《競爭法學》,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年版;
        2、尚明:對企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反壟斷規制,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3、許光耀:歐共體競爭法通論,武漢大學出版社,2006年版;
        4、S G Corones: Competition law in Australia 3rd Edition, lawbook Co, 2004
        5、Phillip Areeda, Louis Kaplow:Antitrust analysis : problems, text, and cases,CITIC Pubulishing House:Aspen Publisher, Inc., 2003
        6、Ernest Gellhorn & Willam E. Kovacic:Antitrust Law and Economics (4th Edition),West Publishing Co.,1994
        7、Richard Whish: Competition law fourth edition, Butterworths 2001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