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專題欄目 > 黨團員學習

    理論熱點面對面之十: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基礎性工程

    發布時間:2008-11-19 瀏覽數:7,438

     

    理論熱點面對面之十: 

     

    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基礎性工程

     

    ——為什么要堅持和完善基層群眾自治制度

     

      廣西宜州,一個在中國版圖上并不引人注目的邊遠古城,卻有兩件事足以使當地人備感自豪。其一,宜州是傳說中“歌仙”劉三姐的故鄉。其二,這里曾開創了中國農村村民自治的先河。198025,宜州屏南鄉合寨村里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樟樹下,85戶村民代表分別在一張兩指寬的紙條上,以無記名方式投下了自己神圣的一票,選舉產生了新的管理組織——村民委員會。當時的村民們并沒有意識到,正是他們布滿老繭的手,拉開了中國農村村民自治的歷史序幕!兩年之后,農村村民委員會與城市居民委員會一道作為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正式載入我國憲法。如今,合寨村那塊寫有“村民委員會”字樣的木牌,已經成為中國基層民主政治發展的歷史見證。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是人民群眾的偉大創造

     

      基層群眾自治是社會主義民主的直接體現,是人民當家作主最有效、最廣泛的實現途徑。我們黨在準確把握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發展規律的基礎上,把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提升為我國政治制度的一項基本內容,順應了時代潮流,符合黨心民心,必將對中國政治發展進程產生深遠的影響。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的典型特征是直接民主和自我管理。人民群眾直接選舉居民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決定與自身利益相關的事務,反映自己的利益訴求,維護自身權益,直接參與基層公共事務和公益事業的管理。這樣一種深深扎根于人民群眾的民主制度,不僅可以充分調動和發揮廣大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力,而且有利于人們根據本地實際進行政治建設,用民主的方式化解社會矛盾,融洽人際關系,建設幸福家園,創造美好生活。

       我國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最早發源于城市。新中國成立之初,北京、天津、武漢等一些城市出現了由群眾自己組織起來的防護隊、居委會和居民組等群眾性自治組織。20世紀80年代以后,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推進,社會成員固定從屬于某一個黨政機關或企事業單位的社會組織管理體制逐步被打破,原來由“單位”承擔的教育、醫療、衛生和住房保障等職能逐步轉移到社會,這些都迫切要求城市基層管理體制進行相應變革,以加強社會管理和社會服務。正是在這樣一種改革的大背景下,城市居民自治組織應運而生,逐步發展成為城市基層群眾自治制度。

      在我國廣大農村,村民自治更是農村經濟政治體制改革的直接產物,是廣大農民群眾的偉大創舉。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農村改革蓬勃推進,以“大包干”為主要形式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取代了“政社合一、集中經營”的人民公社制,并在全國迅速推開。這一偉大變革,一方面使農民群眾獲得了生產經營自主權,極大地調動了生產積極性;另一方面也催生了農民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服務的要求,以改變一些地方出現的基層管理缺位和村莊無序狀況。此后,村民委員會等群眾自治組織雨后春筍般地發展起來,在加強農村管理、推動農村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由此可見,我國基層群眾自治制度,適應了城鄉經濟體制改革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偉大創造。通過基層群眾自治,人民群眾自主管理自己的事務,這是我國基層社會組織與治理方式的重大變革和創新。

      20多年來,基層群眾自治制度不斷發展,切實保障了人民依法行使民主權利,有力地擴大了社會主義民主,在社會主義政治生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已經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一起,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七大明確強調,要把發展基層民主“作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基礎性工程重點推進”。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必須進一步堅持和完善基層群眾自治制度。

     

    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大廈的重要支柱

     

      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是人民當家作主。在我國現階段,人民當家作主主要通過兩個途徑來實現:一方面,由人民選出代表組成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統一行使國家權力;另一方面,實行基層群眾自治,由人民群眾直接行使民主權利。這兩個方面相輔相成,共同支撐起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宏偉大廈。可以說,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是這一大廈的重要支柱。基層群眾自治不僅是人民群眾直接管理自己事務的有效方式,而且也是真正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途徑。在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偉大征程中,發展基層民主,完善群眾自治,是關乎全局的基礎性工程。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體現了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點和優勢。這一民主政治制度,通過以村民自治為核心的農村基層民主、以居民自治為核心的城市基層民主和以職工代表大會為核心的企事業單位的基層民主等形式,將人民民主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把代表制民主與直接民主有機地結合起來,充分發揮了兩種民主形式各自的功能和整體合力,從而形成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獨特優勢,這是我國人民民主制度優越性的重要體現。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拓展了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發展路徑。發展基層民主是“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基礎性工程”,這就要求從整個政治體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設的全局來確定基層群眾自治的地位和功能,將基層群眾自治作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著力點,探索規律,積累經驗,逐步擴展民主規模,提升民主質量,循序漸進地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增強了社會主義民主的廣泛性和實效性。在城鄉基層實行群眾自治,讓人民群眾直接參與公共事務和公益事業的管理,充分反映自己的利益訴求,保護自己的權益不受侵犯,有利于增強廣大群眾對民主政治的認同,充分調動人們參與民主政治建設的積極性。同時,人民群眾在自己生活的區域內,直接選舉、民主討論、共同決策和相互監督,有利于增強基層民主的廣泛性和實效性,為廣大群眾所喜聞樂見、易于接受。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提升了人民群眾的民主素質。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我監督,有利于培養廣大群眾的公民意識,增強對公民權利和義務的認知,鍛煉參與民主政治建設的能力。可以說,基層群眾自治是一所低成本、高效益的大學校,人民群眾在親身實踐中學習民主、認知民主,民主意識得到不斷喚醒,民主素質得到不斷增強,民主能力得到不斷提升。通過千萬個這樣的民主大學校,億萬人民將日益走向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廣闊天地,構筑起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大廈牢不可摧的根基。

     

    在實踐中不斷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

     

      改革開放30年來,我國城鄉的經濟體制、社會結構、利益格局發生了巨大變革,與此相適應,社會成員的思想觀念正在發生重大變化,人們政治參與的積極性正在不斷提升。適應新的變革和人民日益增長的政治參與要求,大力發展基層民主,進一步完善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確保人民享有更多更切實的民主權利,成為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基礎性工程。

      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必須進一步加強法治建設,保證各方面自治活動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進行。群眾自治,關鍵在依法。發展基層群眾自治的過程,是法律法規不斷完善的過程,也是法治化程度不斷提高的過程。從具體進程看,我國基層群眾自治可以說是先嘗試、探索,然后再規范、推廣,因此,相關法律和規定不可能一開始就完美無缺,而是需要根據自治實踐的經驗不斷完善。例如正在實施的《村民委員會組織法》,還存在某些條文原則化、缺乏可操作性等問題,如對村委會直接選舉中賄選的界定、關于鄉-村關系的規定還不夠細化等。這些都需要緊密結合基層群眾自治的實踐,在法律法規層面不斷加以完善。

      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必須適應實踐發展的需求,不斷擴大自治范圍。我國基層群眾自治目前主要集中在村民自治和居民自治領域,涵蓋面還不夠寬廣,仍需要進一步擴大自治范圍。隨著經濟體制的深刻變革和社會結構的深刻變化,大量新興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蓬勃發展,并在基層社會生活中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如城市中的業主委員會、農村中的行業協會和經濟合作組織等等。如何擴大這些新興社會組織的自主權、自治權和群眾參與權,鼓勵人們積極參與這些組織的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我監督,日益成為發展基層群眾自治的迫切任務。

      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必須要堅持黨的領導,進一步健全基層黨組織的領導機制。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是在黨的領導支持下,人民群眾的偉大創造。黨的領導是基層群眾自治健康發展的根本保證。要不斷完善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制度和領導方式,進一步理順基層黨組織和群眾自治組織的關系,發揮基層黨組織對群眾自治的領導作用和保障作用;要根據本地實際,不斷健全和完善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以及財務管理、村()務公開等制度,為廣大群眾參與公共事務管理、行使民主權利提供日益完善的制度保障。

      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必須加強服務型政府建設,進一步完善政府行政管理與群眾自治有效銜接和良性互動的運行機制。如何處理好政府行政權力與群眾自治權利的關系,是發展基層群眾自治面臨的一大現實問題。例如,一些街道和鄉鎮政府將居委會或村委會當成自己的行政下屬組織,實行行政化管理,下達種類繁多的指令性任務,使居委會和村委會很難獨立自主地開展自治活動,嚴重影響了基層群眾自治。要改變這種現象,就必須合理劃分政府“政務”與基層自治組織“村務”、“居務”的責任范圍和權力邊界,妥善處理鄉()村關系、街居關系。基層政府要加快轉變職能,大力支持和扶持基層群眾自治組織的發展。

      完善和發展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必須高度關注人民群眾的權益,建立健全與基層群眾自治相適應的利益協調機制、訴求表達機制和權益保障機制。發展基層群眾自治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實現好、維護好、保障好人民群眾的權益。如果廣大群眾的權益得不到有效保障,甚至受到損害,就不可能調動起他們政治參與的積極性,基層群眾自治也就會成為一句空話。因此,必須把保障人民群眾的權益放在首位,從制度上確保群眾權益不受侵犯。從基層群眾自治實踐來看,當前應著力保證自治組織在群眾利益訴求、利益表達方面的獨特地位,增強村委會、居委會、職代會等社會組織在擴大群眾參與、反映利益訴求方面的積極作用,使廣大群眾從利益實現和權益保障中不斷增強參與民主政治建設的積極性。

     

    相關鏈接:

    胡錦濤:提高社會主義基層民主政治建設水平 保證基層人民群眾直接行使民主權利,《人民日報》2006122日。

    李學舉:我國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地位的重大提升,《求是》2008年第3期。

    來源自:新華網新華時政頻道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