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bc5q"><em id="sbc5q"></em></acronym><var id="sbc5q"><output id="sbc5q"><form id="sbc5q"></form></output></var>
    <var id="sbc5q"></var>
    <var id="sbc5q"></var>

    <sub id="sbc5q"><strong id="sbc5q"></strong></sub>

    <var id="sbc5q"><sup id="sbc5q"></sup></var>
    
    

    <thead id="sbc5q"><ruby id="sbc5q"><kbd id="sbc5q"></kbd></ruby></thead>
    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完善我國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的建議

    2016-05-16    作者:    瀏覽數:8,538

    本文榮獲二〇一四年度理論成果獎二等獎
                                                       完善我國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的建議*
                                                            程躍華  劉子鋒  曹培杰*
     
    摘  要: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作為獨立第三方,在我國的醫患糾紛解決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若要讓醫法更好結合以更有利于醫患糾紛的有效解決,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則還需要作進一步的完善,即保證其中立性、完善其評鑒制度、將其專家庫與醫學會專家庫進行整合并突出其在醫患糾紛調解中的優勢。
    關鍵詞:醫患糾紛  調解委員會
    On the Improvement of Doctor-patient Dispute Mediation Committee in China
    Cheng Yuehua  Liu Zifeng  Cao Peijie
    Abstract: As an independent third party,doctor-patient dispute mediation committee play a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role in doctor-patient resolution in China. But medicaldispute mediation committee still need further perfecting in order to mak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dicine and law closer and solve medical disputes effectively,such as ensuring its neutrality,perfecting its evaluation system,integrating its expert database with medical expert database,and highlighting its advantage in doctor-patient dispute mediation.
    Key words  doctor-patient dispute;mediation committee
    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醫調委”)是醫患糾紛調解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斷完善醫調委的工作機制,將有利于醫患糾紛的解決。
    一、醫患糾紛調解簡介
    調解是ADR的一種形式,是指在第三方的主持下,以國家法律、法規、規章和政策為依據,對糾紛雙方進行斡旋、勸說,促使雙方當事人相互諒解,并在協商自愿的基礎上達成協議,從而消除糾紛的活動。調解作為解決糾紛的重要途徑,具有簡便性、靈活性和經濟性的特點。
    用調解的方式解決醫患糾紛,是近年來國內外理論和實務界的共識。國外很多學者對醫患糾紛的調解持肯定意見。Hall Jl Jr[1]等認為,調解是非訴訟替代性解決方式中的首選,既能使雙方達成均能接受的解決方案,其帶來的損害又最小。Harold Tk[2]認為,調解方式在處理醫療糾紛處理中的作用一直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應建立事后溝通及調解機制,并將其上升為解決醫療糾紛的國家戰略;Florence Yee[3]通過比較醫療糾紛調解、傳統的訴訟和仲裁三種方式后,提出強制調解具有高效率、低成本、醫患雙方情緒不易激動等特點,應成為解決醫療糾紛的方式。實踐中,美國80%以上的醫療糾紛是通過訴訟外調解解決的。[4]
    按照調解主體的不同,可以將調解分為人民調解、行政調解、仲裁調解、司法調解[5],其中司法調解系在司法程序過程中的調解,其實質仍屬于司法裁判程序的一部分,并不屬于本文所稱ADR。我國臺灣地區解決醫療糾紛的方式與中國大陸地區具有相似之處。我國臺灣地區醫患糾紛調解通常可分為一般調解、鄉鎮市公所調解與所謂的“司法調解”。一般調解由指患者直接向醫師公會或相關的消費者權益團體提出申請進行。鄉鎮市公所調解依據的,是我國臺灣地區所謂的“鄉鎮市調解條例”,由醫患雙方向鄉鎮市公所設立的“調解委員會”提出調解申請;調解達成一致意見后,調解書還可經法院核定,產生與法院判決相同的法律效力。而其所謂的“司法調解”,有些類似于我國大陸地區的法院訴前調解。
    二、國內醫患糾紛調解機制現狀
    醫調委的調解不同于衛生行政部門所主導的行政調解和由司法機關組織進行的司法調解,其對于構建和諧醫患關系、減少國有資產流失、減少法院因醫患糾紛案件產生的訴累和讓患者快速獲得理賠均有著積極的意義。我國很多地方政府都已經在積極推動醫調委的工作。
    (一)北京市
    2011年5月30日,由北京市司法局、衛生局、高級人民法院等6部門聯合成立了“北京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與它的前身——2005年1月成立的在北京市衛生法學會下設的“醫患糾紛調解中心”——相比,該醫調委是獨立于衛生系統之外的第三方,不受任何組織和個人的干擾。其“中立第三方”的角色拉近了醫調委與患方的距離。截止至2012年5月,該醫調委共受理了1500多件醫患糾紛,其中50%的案件中醫患雙方達成了協議,14%左右的醫患糾紛被認定為醫院無過錯,患方放棄索賠,調解成功率將近70%[6]。
    (二)上海市
    2006年,上海市成立了“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2011年,上海市政府發布《關于開展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工作的若干意見》,規定各區縣的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是調解醫療糾紛的實施機構,調解實行屬地化管理;其受案范圍為患方索賠金額超過3萬元、同意人民調解、經醫患雙方自愿申請的醫患糾紛。由于政府對于醫調委沒有明確的財政支持,機構經費短缺,運行困難。
      (三)廣東省
    廣東省醫療糾紛非訴訟處理機制主要有以下三種模式,一是根據《人民調解法》的規定,依托于廣東省“人民調解委協會”并經廣東省司法廳批準,由廣東省醫院協會申請設立的“廣東和諧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廣東省醫調委);二是深圳市人民法政府根據2010年2月22日頒布的《深圳醫患糾紛處理暫行辦法》第十八條第三款中關于“市政府應當依法完善仲裁委員會的醫患糾紛仲裁機制”的規定而設立了“深圳醫患糾紛仲裁院”;三是珠海市人民政府根據《珠海市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置辦法》于2011年12月設立的“珠海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珠海醫調委)。歸納起來,這些醫患糾紛非訴訟處理模式有以下特點:
    一是經費來源多樣。
    廣東省醫調委的經費來源是多渠道,經常性來源是醫療責任保費中售后成本的轉移支付;另外還有政府補貼、組建單位墊支以及社會各界的捐贈。[7]
    深圳醫患糾紛仲裁院隸屬于深圳仲裁委員會,其編制由深圳市政府定編,經費應來源于深圳市人民政府。[8]
    《珠海市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置辦法》第十二條的規定,珠海市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工作經費和工作人員報酬補貼由財政予以保障。據介紹,珠海市政府將位于市中心面積550平方米的辦公場地調撥給市醫調委無償使用,市財政局將珠海市醫調委日常工作經費和調解員的聘用經費納入市財政年度預算;同時,珠海市將珠海醫調委作為社會組織進行培育,擬建立購買服務評估體系。[9]
    二是工作成效顯著。
    據報道,自2011年6月成立至2013年6月,廣東省醫調委(含各地分支機構)共接待醫患糾紛投訴8217宗,其中糾紛報案2667宗,立案受理調解2126宗(其中重大案件1141宗),已結案1591宗,調解成功1505宗,調解成功率達94.5%,履約率100%;涉及賠償訴求約5.50億元,經調解后實際賠付金額6781.13萬元,節約訴訟費844.02萬元;經調解放棄索賠228宗,簽署調解協議數774件,司法確認160件。——經回訪,醫療機構滿意度95%,患方滿意度98%。此外,現場應急處理“醫鬧”案件565宗,大多數醫鬧案件得到妥善處理[10]。
    珠海市醫調委自設立到2013年4月30日,共接待醫患糾紛咨詢205宗,立案受理 138宗(其中死亡案件46宗,有過激行為的案件30宗),已調解成功 121宗,引導走其他法律途徑解決8宗,正在調解7宗,調解協議履行率100%;訴求總金額3265.83萬元,結案總金額711.61萬元;經過人民法院司法確認99宗,特別是醫患雙方無一例反悔,實現了“案結事了”。人民調解員參與應急現場處置“醫鬧”22次,成功地把“醫鬧”引入“醫調”,維護了醫院的正常醫療秩序,受到了醫患雙方的一致好評[11]。
    深圳市醫患糾紛仲裁院解決的案件數量相對較少。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醫患糾紛調解比醫患糾紛仲裁更具優勢(下文將進一步論及)。
    三、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急待完善
    (一)保證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的中立性
    調解機構中立性是調解醫患糾紛的前提,它要求醫患糾紛調解機構在調解過程,應保持客觀、公正和不偏不倚,不代表、不偏向任何一方當事人。其判斷標準,主要是看調解機構是否直接或間接與當事人之間存在利益關系;其在經費來源、人事任免、業務運行等方面是否具備獨立性。而現有醫調委的中立性存在缺陷。
    如前所述,由于廣東省醫調委經費的經常性來源是醫療責任保費中售后成本的轉移支付,由此廣東省醫調委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保險公司;而保險公司又和醫療機構之間存在保險合同關系,因此,這種鏈條關系是對醫調委中立地位的考驗。基于同樣的道理,有學者認為北京的兩個醫患糾紛調解中心的經費由保險公司從保險費中列支,這樣的調解機構很難在程序意義上保持中立與公正。[12]
    另外,《廣東省醫患糾紛預防與處理辦法》(以下簡作《辦法》)第八條規定了“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工作所需經費、人員、辦公場地等給予必要的支持和保障”;“有條件的市、縣、區人民政府可以對醫調委的設立及開展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工作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其第十條又規定:“鼓勵境內外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依法捐贈財產或者設立醫療風險基金,資助本省醫療機構開展醫療救助和醫調委應當每半年一次向社會公布接受社會捐助、資助的具體情況,接受社會監督。”上述規定雖其積極的方面,但還需進一步細化,“必要的支持和保障”以及“可以”等用語存在著一定的不確定性,醫調委有“斷糧”的可能。
    目前珠海對醫調委實行財政撥款,將醫調委參照事業單位對待,這使得珠海醫調委在經費來源和人事任免的獨立性上存在明顯的瑕疵。在目前公立醫院為政府的“嫡系部隊”的情況下,在具體個案的調解中容易引起患者對醫調委中立性方面的顧慮。因此,我們建議醫調委經費明確由財政保障——例如采用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以確保其公信力。其次,對社會捐助機構的規定還須細化。醫調委具有中立性,其接受社會捐助應當受到限制,對于可能影響其中立性的捐助,比如醫療機構、與醫療機構有保險關系的保險公司的捐助,醫調委不得接納。
    (二)完善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的評鑒制度
    上海市浦東新區醫調委于2011年8月其,在糾紛中采用專家咨詢的方式,讓相關專家協助參與調解,提高了調解的成功率。[13]可以說,醫調委的評鑒制度雖為快速解決醫患糾紛提供了一條新模式,但其本身仍需要進一步完善。這是因為,我國現行法關于糾紛過錯認定的法定形式有醫療過錯司法鑒定和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兩種,而《辦法》第三十四條僅規定了專家庫的功能是“為醫療糾紛的調查、評估和調解提供技術咨詢”,未規定醫調委的評鑒職能。因此,雖然醫調委的評鑒可以認為是醫患雙方合意下的一種糾紛快速處理方式,但當涉及到依據評鑒結果簽署調解書并形成司法確認書時,法院應當慎重。一旦簽收了法院的調解書,當事人就喪失了救濟途徑;而評鑒結果畢竟僅是基于雙方合意的非官方結論,并沒有確定的法律效力。
    因此,我們建議賦予評鑒結果一定的法律效力;否則,基于其產生的司法確認的合法性將存在缺陷。
    (三)整合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專家庫與醫學會專家庫
    目前,醫調委專家庫的醫學人員系人品好、能力強、素質高,具有高、中級技術職務,和大專以上學歷的離退休醫務人員,但是他們可能存在知識結構老化和業務知識更新不及時等缺點,
    因此,為使醫、法有效結合從而達到更好的調解效果,衛生行政部門可以考慮在適當的時機,引入醫學會專家庫中人品好、作風正派的專家參與醫調委的工作;同時,引導醫調委專家庫中的法律專家參與醫學會的工作。
    (四)突出醫患糾紛調解委員會進行醫患糾紛調解的優勢
    有人認為,醫患糾紛仲裁同樣可以起到醫患糾紛調解的作用。我們認為,如果完善了醫調委調解機制,那么醫患糾紛仲裁完全可以被取代。
    關于醫患糾紛是否可以仲裁的問題,學界有不同看法。反對者認為,醫療損害屬于人身損害事項,非商事合同糾紛,因此醫患糾紛仲裁于法無據。支持者認為,醫患糾紛包括醫療服務合同糾紛和侵權損害賠償糾紛,均屬于當事人可自由處分的具有財產性的事項,因而糾紛完全可以通過仲裁方式予以解決。
    筆者贊同第一種觀點,從法理上說,具有人身損害性質的道路交通事故賠償案件現在是不可以仲裁的,如果允許同樣具有人身損害性質的醫患糾紛通過仲裁方式解決,那么如何解決這種法理沖突?從專業優勢上看,醫調委建立了自己的專家庫,復雜而有爭議的醫患糾紛通過專家評鑒制度能夠得到快速處理;而大部分仲裁機構缺乏專家庫支撐,難以勝任醫患糾紛的仲裁工作。從糾紛解決成本上看,醫調委作為獨立第三方民間調解機構,調解是免費的,對于患方來說無疑是減輕了經濟負擔;而仲裁時患方則需要繳納仲裁相關費用。從快捷性來看,《辦法》第三十九條規定了“醫調委應當自受理調解申請之日起30日內調解終結”,這相對于仲裁更加快捷。從終局性來看,《辦法》第四十條規定了“醫患雙方當事人同意對人民調解協議書進行司法確認的,醫調委應當協助當事人進行司法確認”,如果經司法機關審查,發現醫調委的調解違反法律規定的,還可以予以糾正;而仲裁卻是“一裁終局”,缺乏其他救濟途徑。

    參考文獻
    [1] Hall JL Jr.Stong RA.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and the Phisian-the use of mediation to resolve hospital-medical staff confliets[J].Med Staff couns.1993.7(2):1-7.
    [2] Harold TK. Mininizing medieal litigation.Part2[J].J Med Pract Manage.2006.21(5):257-61.
    [3] Florenee Yee. Mandatory Mediation: the Extra Dose Needed to Cure the Medical Ma1Praetice Crisis[J]. Cardozo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2007.7:393.
    [4] John J. Fraser J. Technical Report: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Medieal MalPraltice[J].Pediatrics.2001.107(3):602-07.
    [5] 邱星美,王美蘭.調解法學[M],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08:8.
    [6] 醫患糾紛不在醫院鬧 走進醫調委化解有道[EB/OL].( 2012-5-11 )[2014-1-3]http://tv.people.com.cn/GB/177969/222296/17861919.html.
    [7] 醫調委:不好當的“和事佬”[EB/OL].( 2012-9-28 )[2013-12-4]http://guangdong.ytw.org.cn/templates/consulting_009_1/second_51_137.html.
    [8] 仲裁醫患糾紛 促進社會和諧[EB/OL].( 2011-10-12 )[2013-12-4]http://www.szac.org/news/detail.aspx?MenuID=01030201&id=6923.
    [9][11] 珠海市采取“四項措施”積極推進醫療糾紛調解工作[EB/OL].( 2013-07-02 )[2013-12-4]
    [10] 醫調委,致力醫患雙方滿意[N/OL].(2013-07-30)[2013-12-4]
    http://www.nfy.com/sh/ShowArticle.asp?ArticleID=5068.
    [12] 董雷.關于醫療糾紛人民調解的若干問題探析[J].醫學與法學,2013:18-20.
    [13] 雷紅力,楊曉時,顧術理.醫患糾紛調解機制中專家咨詢制度的實踐與完善研究[J].醫學與法學,2013:21-23.

    *基金項目:本文系廣東省衛生廳資助項目“廣東省醫療聯合體構建模式研究” 課題(項目編號:C2013016)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程躍華,廣東三環匯華律師事務所律師,主要研究方向為知識產權、醫療衛生。劉子鋒,中山大學附屬口腔醫院醫務科副科長,主要研究方向為醫院管理。曹培杰,廣東明思律師事務所律師,主要研究方向為醫療衛生。

    本文已發表在2014年第6卷第2期《醫學與法學》上。


     

    2019狼人干伊人,亚洲蜜桃色图片,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影音先锋在线天堂影院